041 借你一晚
作者:秦拾言 更新:2019-10-18

“是啊,这个时候遇到,刚刚好。芊儿年纪虽小,却总能说出有哲理的话来。”淳于潇很快附和我道。

“你又错了,我的年纪不小,我已经,满了十六,可以成亲生子。若我有一日离开虞人盟,我会和景子哥成亲。景子哥你一定不知道,他待我很好,就是太过憨厚老实,所以不招我喜欢。可如今我才知道,他待我,是最好的。若我早知如此,今日,我便不会出现在虞人盟了。”一声轻叹,我走出淳于潇的怀抱。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即便知道会有今日的结果,我想,我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因为能遇到秋时予,能遇到淳于潇,也能遇到,仰雨墨。

“如此不好。没有早知道,你才出现在这里。芊儿,我遇到你的时机,刚刚好。也许最后你会发现,你的景子哥,依然不是你要的良人。”这回,轮到淳于潇反驳我的话。

笑了笑,我不再言语。

一时间,我们两都变得沉默。只是静立在夜空中,看着黑沉的夜色,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好半晌,我才开了口,“淳于潇,谢谢你今晚放我一马。”他没有趁今晚我颓废之际对我下手,我感激他。

即便有一日我真失身于他,我想,也不会那么恨他。

若我离开虞人盟终要付出点什么代价,我想,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到时臭老头知道我进虞人盟一趟,便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一定会追着我,敲我一顿吧?

“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不知何时,淳于潇已站在了我跟前,直直地看着我。此刻他的眸子,妖冶异常,竟带着的火光。

不禁后退一步,我以为,他今晚不会动我。是我,想得太好了么?

淳于潇的嘴角带出一朵妖冶的笑花,对我露出他森白的牙齿,在黑夜中,依然清晰可见,“芊儿,你终于知道怕我了?”

以前便知道淳于潇有这种妖艳地质,如今才知道,他妖艳如花的气质,此刻彰显无疑。

“我回去睡下,时辰不早了。”对淳于潇点点头,我转身欲离去。

“不准走!!”不想淳于潇挡在我的跟前,不让我离去。

我疑惑地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何又挡着我的去路。分明是他自己说,我下次没这么好的运气,那就是说,今晚他不会动我。

“我睡不着,你陪我。”说罢,淳于潇便把我提在他的手上,纵身向黑暗中跃去。

身旁的景物,一闪而逝。淳于潇的轻功,极好。最后,他带着我,在一处屋檐上落坐。

这个地方,景致很不错,只可惜……

“好可惜,今晚没有月亮。可不巧了,有月亮的这个地方,是虞人盟最佳的赏月之处。芊儿,你的运气,怎会如此不佳?”淳于潇仰头看向夜空,那里,繁星点点,就是没有月亮。

“我的运气本来很好,不知为何进了这虞人盟,便一落千丈。没关系,只要出了这个破地方,我的运气又会回来了。”我也学着淳于潇的姿势,向那夜空看过去。

即便没有月亮,这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繁星下的虞人盟,沉寂无声。远处群山环绕,除却偶尔的鸟虫蛙鸣,世界沉寂,只剩下我与淳于潇,再无他人。

我喜欢这样的安静,令人,昏昏欲睡。不禁掩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下一刻,我已被淳于潇拥进他的怀中。

“困了,我借你肩膀,让你睡一晚。到时,你再回报我的大恩大德。”淳于潇略带温柔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

我轻声而笑,倚靠在他的肩上。他的墨发,轻轻滑过我的脸颊,微微痒。我将它拨开一些,很快又来干扰我。我刚想跳起来发脾气,淳于潇却大声笑道:“芊儿很好玩。你很累,睡吧,我不再逗你了。”

我满足地微阖着眼眸,看着那些景致变得模糊,而后,尽数化入我的梦境。

再睁眼,我却睡在床榻之上。没有淳于潇温暖的怀抱,也没有他的墨发干扰。现在的我,只余自己一人。

或许,昨日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

我快速穿上绣鞋,跑到门口,将门拴打开。那里,没有五儿娇俏的身影。

于是我知道,昨日,不是梦,确确实实发生了许多事。我呆怔地站在朝阳底下,瞬间,无所依凭,不知如何是好。

明日,便是二十五,那今日,我该做什么?

我百无聊赖地走回室内,开始运功疗伤。结果发现,时间还没到,我的内伤,还没有完全康复。

起码还需要三遂的时间,我才能完全好,才能无所顾忌地使用自己的轻功。

这纳妾的时间,掌握得太好,刚好是我痊愈的前三日。

即便我现在硬拼,也走不出虞人盟。这里高手如云,即便我没有受伤,我的轻功极好,若那仰雨墨不放手,我依然走不出这里。

想太多无益,现在的我,只需负责把自己的身子养好。

爬回床上,我很快又睡过去。

一整天,没有人打扰我的清静。以往五儿总会跑到我跟前,跟我闲扯。现在的她受了伤,便没人在我耳际唠叨。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去一趟五儿那里,看看她的伤势好些了没有。

走到那里,却没见她的身影。她受了重伤,会去哪里?也许,是被仰雨墨传去,服侍在雨墨轩吧。

又等了好一会儿,依然不见五儿的身影。见夜色渐浓,我才跑到下人饭堂,随意吃了点东西,便往自己居住的平房而去。

待看到门前站着的那个身影时,我便冲了过去,“五儿,你怎么来了?方才我还去找你,没见你的人影,原来你来了这里。”

五儿对我笑了笑,略显虚弱的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我赶紧上前扶着她进屋,说道:“既然受了伤,便躺在榻上好生歇着,做什么要这般折腾自己。若有话,等你身子好点再说,不一样么?”

我说了这许多,五儿却一声不坑。我疑惑地看向她,只见她的唇色苍白,脸容憔悴,眼眸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五儿,你怎么这般看着我?”我疑惑地问道

啦啦啦,看过的都要投P。若无意外,下一章赔钱正式失身。来点PP,为赔钱失身庆祝吧,哈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