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失身
作者:秦拾言 更新:2019-10-18

我说了这许多,五儿却一声不坑。我疑惑地看向她,只见她的唇色苍白,脸容憔悴,眼眸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五儿,你怎么这般看着我?”我疑惑地问道。

总觉着五儿,似有了心事。可她成天嘻嘻哈哈,许多话说,能有什么难解的心事?

“突然发现,芊儿很美。”五儿朝我一笑,更是楚楚动人。还有,她叫我芊儿,不再是赔钱。

“我本来就很美。人美,心美,啥都美,美得人神共愤呢。”我打趣道。看到眼前的五儿被仰雨墨伤成这般,我便心有不忍。

“咳咳咳……咳咳……”五儿扯开嘴角想笑,却忘了伤势严重,开始剧烈的咳嗽。我本该为她用内功疗伤,可是这非常时刻,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轻拍着她的背,问道:“五儿,你还好吧?”

“我没事,很快就好了。”五儿对我摇了摇手,表示自己没事。而后,她的视线看向她手中的一个香囊,不知在想什么,出神的模样。

我接过香囊,放在鼻间闻嗅,只觉清香扑鼻,芬芳怡人,令人心神为之一震。

再细看绣工,很精致,却绣着妖艳的罂栗花。

正在我端详着这个香囊之时,五儿说道:“芊儿,你明儿个就要与主子成亲,成为主子的侍妾。你我相交一场,我没有什么东西送你。我见这香囊香味特别,衬你合适,便送你作为成亲的礼物。”

我身上从不会戴这些女儿家的东西,香囊自小到大便不曾佩戴。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这是五儿的心意,又不知如何启齿。

在我犹豫地当会儿,五儿接过我手中的香囊,轻轻扣在我的裙腰之上。

她仰起笑脸,灿烂如花,“芊儿,你瞧,好看极了!”

我无语地看着五儿,即便她笑得灿烂,我却看出,她不开心。是因为知道现在的我嫁给仰雨墨,并非真心实意么?

“是啊,好看。”我的手抚上香囊,那上面的罂栗花,红得妖艳,似血般妖异。

一时间,我看呆了眼,有些恍神。

“芊儿,我回去了,明日再来看你新娘装扮的模样。”五儿出声,才惊醒我的思绪。

“我送你回去。”我回神,便扶着她,回到她的住处。

我临走时,五儿拉着我的手,满脸歉意地看着我。我顿觉莫明,不知道她为何拿这种眼神看我。正当我想问她之际,却听她说道:“芊儿,对不起。”

“你这傻瓜,是我说才对。昨日你为我说话,却受了重伤,是我对不起你。”我轻敲着她的头,又道,“我回去了,下回再来看你。”说罢,我便匆匆离去。

不可为何,我也总觉着很伤感,无缘无故地便觉着伤感。待我走进夜色中,悄墙出头颅之际,依旧看到五儿站在屋檐下,注视着我离开的方向,似怔傻了一般。

我的手,拽紧她送我的香囊。

有一种错觉,此次与她,似在诀别一般。也许,是吧,若我很快就要离开虞人盟,那再见她,便不知是何年何月。

如此想着,心又沉了一分。

而后,我才转身,往住处而去。这回才想到,淳于潇很可能趁无人之际,把我掳走。不想这回,并没有任何动静,一直到我回到住处。

“姑娘,你终于回来了。你看看,这些都是主子给姑娘的聘礼。这是金银玉器、珠宝绸缎,那是凤冠霞披,这可是以往任何姑娘都不曾有过的荣耀呢。即便是夫人,也只不过是简单的过门仪式,可没有姑娘这么风光体面。”一个长像甜美的丫鬟见我回来,立刻迎上来说道。

我笑了笑,打开一个箱子,随手捞了一些玉器珠宝搁在一字排开八个丫鬟的手中。见她们目瞪口呆的模样,不敢收下,我便说道:“姐姐们辛苦了,这些东西是感谢姐姐们这段日子对我的照顾,可以买些自己喜欢的胭脂水粉,打扮自己,一定很美丽。”

其中一个终于回过神,朝了福了福身子,回道:“谢姑娘的赏赐,姑娘定能与主子恩恩爱爱,白首偕老。”

其他丫鬟见状,也跟着对我行谢礼。

这晚,我早早地上了床,打算小睡一会儿。据闻要起得早,因为要赶吉时,还不如趁现在这个时候,早点睡下。我总觉着会发生什么事,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眠。

或许,我出虞人盟的契机,快来临了吧?

为什么我如此不安?翻来覆去,还是无法入眠。而且心情焦躁,很想大吼出声,发泄心中的烦闷之情。

无奈到最后,我只能从床上坐起,呆怔地看着窗外的黑沉夜色。

天公不作美,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连老天爷都不看好这场婚事,想必明日的场面,一定会特别,热闹。

又坐了一会儿,心里的浮躁感渐渐沉淀。轻纾一口气,我又躺回了床榻上。一倒下,又觉心口痒痒的。那股躁热感,竟是从心底达到脚指尖。

我这才觉着不妥,很不妥。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就像是,服了***的感觉。

问题是,一般的毒,包括***我能分辩它们的气味,吃在嘴里的味道也不同。为何现在的我,还是会中招?到底是什么***,这么离奇?

倏地,我想起五儿给我的香囊。我迅速将它取下,拿起仔细闻嗅。该死,闻过之后,只觉飘飘然,似要升仙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怎么办?我下了床榻,摸索着想要走出内室。却不料,根本没办法看清楚前面的情形。

我打了个激灵,周身一颤。只觉周遭很吵很闹,却都是我以往见过的情景再现。有在青楼偷窥时听到的淫声浪语,而后,又是董沁躺在淳于潇与仰雨墨身下时的放荡模样。一瞬,那董沁,竟然换成了自己。

我看着自己躺在男人的身下尖声,更是缠上了男人,将男人扑倒在地。我好想把自己从中拉出来,无奈,却力不从心,只能看着自己慢慢堕落……

分明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依然感觉到了感传遍我全身。于是我知道,那不是梦,这是事实……

赔钱终于失身了,撒P庆祝吧,离出这个破地儿不远鸟。不投P捏,这破地儿,咱就不出了,哈,再威胁,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