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腥风血雨(4)
作者:炎楠 更新:2019-12-13

我转过身,刚准备离开宫殿顶层,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骨骼摩擦声。我下意识的皱起眉头,缓缓转过头。眼前的一幕,让我有些目瞪口呆。那本来已经陷入昏迷的小姐,诡异的站了起来,低着头披散着头发,浑身剧烈地颤抖个不停,像极了传说中的女鬼。这令我极其惊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按理说这鬼地方我都来过一次了,就算有什么妖魔鬼怪也应该早就遇上。况且现在这里被那些考古人士占据,每天人来人往,就算有妖魔,轮也不应该轮到我遇上。难不成我是扫把星转世,点背无极限?

我胡思乱想个不停,那小姐猛然抬起头,露出了自己苍白的面庞。她的嘴角不断有白色泡沫涌出,双眼上翻,灰白一片,活脱脱一女鬼。我曾经经历过不少惊恐地事情,可这么莫名其妙的事还是第一次遇上,不简直无厘头。

不过,我好歹也算半个修道人,学的就是降妖除魔的本事,没听说警察应该怕匪徒的。我抽出缚日罗,大吼一声道:“何方妖孽,敢拦你爷爷的去路,不想活了。”

我这话说的不伦不类,令人有点啼笑皆非。本来我是想体验一把世外高人的感觉,大吼一声“何方妖孽,速速显出原形。”可话到嘴边,不知怎么的就变了味,从高人变成痞子了。

那小姐瞪着一双灰白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我,盯得我浑身发毛。我打了个冷战,心里恶意的猜想,尼妹的,该不会是看上老子了吧。我的这个想法有点龌蹉,但男人,尤其正常的年轻男子,多半都有一点幻想。女鬼毕竟也是女人变得。寂寞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修炼出了点神通,解决点正常需要无可厚非。

不过,事实证明她对我的兴趣绝不在那方面上。大量的白沫从她口中吐出,她颤抖的身体猛然恢复正常,张开口冷冷说道:“你总算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她的声音沙哑。饱含着怨恨和愤怒,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男子在和我说话。这绝对不是这名小姐的声音。若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一种极其邪恶的附体夺魄术法。只是不知道施展这种术法的究竟是鬼还是人。

我抽出一道净心符拿在手中,这道符不是我画的,事实上符箓确实需要一定的美术天分,我还没能完全熟练掌握画符的诀窍。这道符是小易留下的。我在他的行李当中找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符箓,虽然当中绝大部分我都没见过,可这并不影响我使用它们。毕竟我的上清北极天心正法已有大成,使用几道符箓还没问题。

不过,一想到小易我就下意识的心头冰凉。人心隔肚皮,事实上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完全相信。小易身上的谜团太多。他隐瞒了太多事情,以至于令我感到害怕。若不是我阴错阳差的融合了几具骷髅,估计就要成会被他夺魄成功,死的无比冤屈了。

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原则。我一个箭步,直接把净心符贴到了她的额头上。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突然狰狞的桀桀大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阴森恐怖,像是来自地狱的疯狂呐喊。我眯缝着瞳孔,刚准备不顾一切的把她砍成两截,她突然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因为你要救爪子龙就必须回来。”

她的话宛如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地击中了我。我颤抖着身体,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事。首先,对方绝不是什么孤魂野鬼。其次。知道我铁定要回来救人的只有唐风,也就是假爪子龙。可对方竟然知道,这说明

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瞬间想到了无数可能。我太大意了。假设唐风临死之际,真的说了实话,那唐风既然知道爪子龙没死,龙组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万一唐风冥顽不灵,明知自己必死无疑,却不甘心放过我,于是利用我救人心切的弱点,制造了爪子龙未死的假消息,引我到这里,让他的战友替他报仇。

我的身体越来越冷,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不定。唐风已经死了,我没有办法当面询问他。可爪子龙是我的兄弟,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兄弟。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哪怕明知这是个陷阱,我也只能义无反顾的赌一把。

我耸了耸肩双眼,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是人是鬼,只要你敢阻拦我的去路,我就送你回老家。”

我的话落,那小姐的面色重新变为冰冷,她呲着牙,露出满嘴洁白的牙齿道:“我等你等的好辛苦,你不会记得我是谁,但我却永远忘不了你这张脸。你还记得上次你和唐风杀死的那队龙组成员吧。”

我皱了皱眉头,脸色瞬间像打翻了的调味瓶,酸甜苦辣一应俱全,我难以置信道:“不可能,那队人全死了,不可能有人活下来。”

凄厉的狞笑从她嘴里发出,她歇斯底里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我的队员全死了。因为你,我吃了半个月的人肉。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曾经想过自杀,可一想到没有亲手杀了你,我就无法安心的死去。我每天都烧香念佛,祈祷你不要死在印度,就是为了亲手杀死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志龙。”

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让人变的疯狂。李志龙猛然狰狞的向我冲来,伸出双手就想抓我的脖子,耀眼的寒光闪现,我抽出缚日罗一剑狠狠劈了出去。这一剑他要被我劈中,整个人非变两半不可。他惊叫一声,身体轻轻一闪,诡异的飘了出去,躲过了剑光,再次向我冲了过来。

他的速度太快,快到难以想象。若换成从前的我,八成会死在他手中。或许我该庆幸自己在印度的遭遇,上天降下的种种磨难,其实都是为了磨练世人。心态决定人生,只会唉声叹气、怨天尤人的人,注定是失败者。活着就没有不幸。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其中,以为实腹。千邪万鬼,悉皆宾伏。急急如律令。”

想要打人,先学会逃跑。任何功法都有自己的一套身法,我刚才念得咒语,即是上清北极天心正法中的河图藏神九宫斗大法,这套术法没有什么杀伤力,却可以让我身轻如燕,速度加快数倍。

一道道残影在空中闪现,我的速度瞬间变得奇快无比。这让我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多少人梦想能成为自由不羁的风,而我现在就是风。

一道剑芒诡异的从缚日罗剑尖上钻出,绽放出万丈光芒,瞬间劈向了李忠龙附身的小姐头部。大量的血液狂喷,肠子脾胃雨点般掉落,我从不是仁慈的和尚,当危险降临,我再也顾不得那位小姐的性命,只能硬生生从头部把她劈成了两截。我知道这有些残忍,可既然要做狼,就永远不要有羊的仁慈,不然铁定不会有好下场。

我甩了甩缚日罗短剑上的血迹,冷笑不止。李志龙附身在这位小姐身上,没有找到他真身之前,仅仅杀死这位小姐,根本伤不到李志龙。可我手中的剑并不是普通的剑,而是神器。恐怕李志龙怎么也想不到,我能靠手中这把武器伤他魂魄,就算杀不死他,也让他丢半条命。

“你,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竟然伤到了我。”那本早已死掉的斯文眼睛男,诡异的从地上站起,歇斯底里的朝我怒吼。

我不屑的冷哼一声道:“用你的话说,这世上没什么事是不可能。我说过,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是人是鬼,只要你敢阻拦我的去路,我就送你回老家。”

我话落,挥舞着缚日罗,狰狞的朝眼镜男冲了过去。若我猜的不错,李志龙是用一种特殊的秘法,让自己灵魂出窍,附身到别人身上,控制别人的意志。或许我没有办法一剑灭掉他的魂魄,可再小的伤口,流血过多一样会死。我每刺中他一次,他的魂魄损伤就会变得严重一些,就算是修道有成的大神通者,倘若魂魄损伤过重,一样会变成疯子或魂飞魄散。

李志龙其实没有错,他只是为队员们报仇。我也没有错,我只是想活下来。可谁对谁错在某些时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成王败寇,华夏大地从秦始皇到近代开国帝王,没有一个是靠善良上位的。他们之所以被宣传成了正义的一方,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赢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