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XX学生和XX老师不得不说
作者:李笑邪 更新:2019-11-14

任何人做错了任何事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向日一贯这样认为。

早上刚进校门的时候,他突然现周围的学生不论认识的或不认识的看他的表情都非常怪异、复杂,不但在旁边指指点点,有的甚至是咬牙切齿,而且这类人大多是男生。就连偶尔路过的一两个老师也是对他怒目相向,当然,这类老师也是属于雄性范畴。

向日不明白哪里出错了,但也知道肯定有什么对自己不好的消息。

顶着杀人的目光,向日走进了教室。

还没等他坐定,大蒜头同学就已经凑了过来,一脸的兴奋加带着那么一丝的嫉妒,“老大,你实在太厉害了,我对你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佩服个屁!”向日一个爆栗过去,直接打断了正准备继续说下去的大蒜头,“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好的关于我的消息。”

“你不知道?”大蒜头揉着被敲的脑袋,目光变得古怪起来,犹如见到了从火星上来的土著。

向日不爽地斜眼看过去:“我刚到学校,你认为我该知道么到底什么事?”

“你真不知道?”大蒜头再次确定地问了一遍,起码到某人又举起手来有要使用暴力的趋势,他才一把将手中拿着的一张报纸递了过去,“你先看看这个。”

向日随手接过,知道对自己不利的消息可能就在上面,仔细地翻阅起来。

这是张校报,从版面上就可以看出来。

向日没有注意别的,因为一打开报纸,他就被上面的一张照片给牢牢的吸引住了,并且拿着报纸的手也不由紧握了起来。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很容易就有看出两人是谁,正是他和美女老师宋秋恒。照片中的他正双手抓着美女老师的肩膀,表情看得不是很真切,也许是拍摄者故意弄成这样的,而且拍摄的角度也成问题。

而就是由于这一处理,让照片中的两人看起来如同一对情侣,原本的抓肩膀也变成了让人可以展开无限遐想的拥抱。

向日再一看到标题,心中又是一股怒火升了起来。

只见标题上写着,“独家秘闻,传说中的禁忌之恋!xx学生和xx老师不得不说的故事。”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从向日进学校后周围的学生和老师看他的目光就可知道,根本不用这道繁琐的程序,估计现在全校的师生都认识他了。

向日几乎有要杀人的冲动,本来昨晚某个疯女人没回来已经很令他恼火了,今天一到学校,又生了这样一件更让他怒不可遏的事情。

当下,也不顾旁边大蒜头同学正热切地看着他想要知道下文的眼神,直接跑出了教室。

跑出教室并不是为了逃避事实,而是为了解决问题。

在本校中谁最大?毫无疑问是校长。

所以,向日很直接地就踹开校长办公室的门。对,就是用脚踹的!因为上次差点被开除的事件,最后事情又被完美解决,向日已经从徒弟石清等人嘴里得知是因为她们的功劳进而猜到肯定有很多大人物给校长打了电话,才让那件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打老师”事件无疾而终。

既然有这点可以利用,向日当然不打算放过。

“牛校长是吧?”走进办公室的向日无视某个秃头的老男人怀里正搂着的有些不太配合他动作的艳丽女秘书,大喇喇地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上。

“你是谁?”秃头老男人显得有些慌张,时间抽回了正准备伸进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胸里的胖手。他没想到,这个关键时刻居然有人来找他,而且来的还是个没有经过通传的学生。

“牛校长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么?”向日站了起来,同时往前走了几步,经过上次的那个事件,向日可不认为以对方能当上校长的程度还不会去把他调查个清楚。

“你是?”看着面前的学生那镇定无比的神色,牛德生倒也不敢轻易怒了。仔细看了看对方的脸,猛地想了起来。这个学生,不就是那次……不但有教育局局长打来电话,还有市长的秘书以及另外几个大人物,也就是说,眼前的学生绝对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想到这里,牛德性有些牵强地笑了起来,“这位同学,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说着,对身边的艳丽女秘书使了使眼色,后者得到暗示悄悄地退出了办公室。

“这件事情你怎么解释?”向日也不多话,直接把报纸扔在了办公桌上。

“恩?”牛德生有些好奇,抓起报纸看了起来。

很快,他就现了上面的照片,抬起头看了一眼向日。然后又接着看起了内容,不过在心惊的同时他又有些不以为然。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就已经认为面前的学生是看上了宋秋恒那个让人眼馋的美女老师,不然怎么会因为她而打了自己的外甥?现在人家只不过是把事实给报道出来,你用得着那么紧张么?

不过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牛德生可不敢说出来,而是一脸正经地道:“同学,这件事我绝对不知情,是新闻部那些学生擅自做主的。你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收回……”

“不用了,告诉我地址,我直接过去。”向日冷笑地打断了他的话。

牛德生马上出卖了新闻部的地址,接着又提醒了一遍说现在时间这么早,那里可能人没到齐,需不需要他打电话把新闻部所有的人都找来。

向日直接拒绝了,人没到齐不要紧,只要知道他想要的答案就行。

这明显是有人特意针对他的计划,估计已经筹谋很久了,否则仓促间没有可能那么轻易地就写出那洋洋洒洒地几千字,其中还参加了诸多猜测。如果不是刊登的内容报道过很多以前生的事情,向日几乎就要把这个人认定是梵彩虹那疯女人了。

出了校长办公室,向日又被门外的一个女人给拦住了去路。

“同学,你是要去什么地方吗?需要我带路吗?”门外站着的正是刚刚出来的艳丽女秘书,显然,她刚刚并没有离去,而是站在了门外偷听。对于能把校长的办公室当成自己家的学生,而且从校长那脸上讨好的表情来看,对方绝对是个很有权势的世家公子。与其让校长那个难看的老男人得逞,还不如巴结眼前这个很有背景的学生。最主要的对方胜在年轻,而且长得还算过得去。

“不用了,我自己知道路。”向日冷着脸拒绝并朝前走去。对于这类以身体作为交换从而取得上司欢心的女人,他没有什么好感。

没想到艳丽女秘书并没有死心,而是追了上来,一鼓作气地道:“同学,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是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全家人就要饿死了。”

向日猛地停下了脚步,不过并没有回疛,语气缓和了一点,“你想我怎么帮你?”

“我只是希望在我下次进办公室的时候,那个老男人不会像刚才那样对我。如果刚刚不是你恰好走了进来,恐怕我……”

没等艳丽女秘书说完,向日已经接口道:“以后他再骚扰你,你可以用我的名言拒绝。不过,我不希望自己惹上什么麻烦。”说着,不顾身后女人感激的神色地离开。

新闻部并不是学校的一个机构,而是学生自组织起来的社团。事实上,在这里面的都是新闻社的学生。

这类学生天生就对八卦的事情比较敏感,或者说,他们心理就隐蔽着挖掘别人的委琐本质。

虽然还是早上,但新闻部里的人并不少。主要是大家都很想昨天晚上就印好的报纸今天卖出了多少份以及造成了怎样的轰动效果。

“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过分?”一个瘦弱矮小的学生问着身边的一个高个学生。

“什么过分!”高个学生一脸义愤填膺,甚至是夹杂着嫉妒的神色,“那小子才真正的该死,居然打老师的主意。”

“不错!像这种人渣学生一定不能放过,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把他丑恶的嘴脸给完全揭穿!”另一个脸上长着青春痘的男生咬牙切齿地说着。

“事情也许不是这样的。”瘦弱矮小的学生摊开手里的报纸,“我总觉得这张照片有问题,你看,如果是拥抱的话,距离不可能这么远的吧?而且,这学生似乎很激动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

“不像个毛!”高个学生劈手一把夺过矮个学生手里的报纸,“总之敢这样不礼貌地对宋老师的人,我们就绝对不能原谅他!”

“说的好,像这样的渣滓就该开除了!”青春痘学生很有同感地附和道,“我觉得,我们可联名上书,以我们新闻部的名义,号召全样的学生把这渣滓赶出学校……”

“砰!”地一声,门在这个时候被推了开来,打断了青春痘学生正欲展开的计划。

“桑音,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矮个学生疑惑地瞧向走进来的人,那是个戴着黑框眼镜手里拿着本厚厚的书籍的女生。

“昨天的那篇关于宋老师的文稿,是谁写的?”眼镜女生轻轻地开口问道,语气里带着强烈的怒意。

高个学生接口道:“桑音,我知道宋老师曾经帮助过你,你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情。可这是事实,我们也没办法!”

“谁写的!”眼镜女生并没有听进这个解释,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

高个学生有些不满了,“桑音,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用得着这样撕破脸皮吗?而且,虽然你也是我们新闻部的,但是这篇文稿可是部长亲自敲定的,你一个部员根本就没资格说什么!”

“这么说,这篇文稿是你写的了?”眼镜女生冷冷地看向他,手里的厚厚书籍也被她双手抓了起来,似乎有砸过去的趋势。

高个学生是了解这个平时性格孤僻的女生的脾气的,知道她火气一上来,把谁都可以看作敌人。尽管心里不爽,但还是说道:“不是我写的,这篇文稿是跟着照片昨天一起寄到我们新闻部的。”

“那是谁寄来的?”眼镜女生松开一只抓着厚厚书籍的手追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没有回执地址,估计他也不希望我们知道他是谁。”

“哼,最好是这样。”眼镜女生冷冷地说着,接着又道:“现在,我宣布退出,以后再也不是新闻部的人了。”说着,也不理众人难看的脸色,转身就要打开门出去。

不过在她的手还没碰上门把的时候,门又被推开了,一个脸上带着兴奋之色的长男生走了进来,“喂,你们知道吗?那个胆在包天的学生来学校了。”

“真的?”高个学生和青春痘学生眼睛一亮。矮个学生摇了摇头,眼镜女生也停下了准备迈出去的步伐。

长男生一脸得意,“恩,我刚收到消息,那家伙现在在自己的班里,估计正在接受班上学生的拷问,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看好戏了,说不定又能挖出什么大新闻来……”

“看好戏?能带上我一个么?”没等他说完,门外传来一个淡淡的带着有些玩味的嗓音,听上去,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强压住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