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三天两夜之投奔怒海(6)
作者:城市灯火 更新:2019-08-24

贝隆看着手中的定位仪,脸上阴沉不定。

这一次的猎杀,完全失败了!甚至可以说是很惨痛!

贝隆对此次猎杀行动要负全责。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对手有武器,准确的说是有子弹,并且还不少!

在敌人几乎是瞎子,并且不还手的情况下突然袭击,竟然只打死一人,打伤两人,而自己这边已经死掉七人!

郑铁柱和齐彦彬躲在林中,匆匆各找了个掩体。而李重山和从水里钻出来的成田贯之背靠背,与这边形成V型火力交叉。那边叶皖被炸得鸡飞狗跳,待得郑铁柱想要出去救人,却发现已经被敌人围住。

这么黑的林子,敌人怎么会找得这么准?郑铁柱还没来得及思考,微光中就看见几个影子端平了枪。

郑铁柱身手远远比头脑来得快,刚刚看见枪管中现出火光,人已经扑到地上,一梭子子弹已经追身而至。齐彦彬躲在暗处一枪爆了一人的头,成田贯之又点射干掉一人,这才打乱了敌人的剿杀计划。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几名恐怖份子丢下两具尸体退出林子。

郑铁柱躺在地上,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大腿巨痛,一检查,才发现还是中了枪!

叶皖摸到近处,轻轻叫了几声,跟着齐彦彬回应了一声,双方现出身形。

几人匆匆给郑铁柱和包扎了,又交流了战况,重新分配了子弹后,郑铁柱躺在地上,额头上冒着冷汗,望着三人道:“现在,我正式将队长权交给叶皖!我命令你带领所有人想办法冲出去,我负责掩护!”

李非的面色苍白,虽然他在郑铁柱眼里一直有点流里流气,但毕竟是精英特种兵,所以郑铁柱一直也拿李非当兄弟。而李非其实在痞痞的外表下,也有着一颗坚强战士的心,他一把拉起郑铁柱吼道:“队长,你他妈的别乱说,我们要走一起走!”

郑铁柱笑了笑:“走不掉了,外面全是敌人,后面是大海…我们也没几发子弹了。”

“你们攻击的路线不对,要是我们大日军帝国陆军…”成田贯之前面丢了人,现在杀掉一名恐怖份子,自信心重新回到身上。这个小日本,刚刚尿裤子,这会儿却又冒出SB话,叶皖心头大怒,扬手重重抽了一巴掌:“你他妈的要找日本鬼子,去把他们挖出来啊!”

看着叶皖喷火的双眼,再瞧瞧身边几人不善的目光,成田贯之惊出一身冷汗:“嗨!对不起。”

眼下正是同舟共济,多一个人的力量,就多一份生还的希望,叶皖也懒得与他计较,观察了一会儿,镇静地说:“我们可以速降!”

“速降?”齐彦彬看着叶皖,头脑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可是我们绳子不够长啊,这道悬崖至少有70米,我们只有50米的绳子。”

李非已经明白过来,话也不答就开始掏绳子,郑铁柱张着大嘴看着两人将几段绳子很快接了起来。

“下面是海,跳下去未必会死,但不跳就一定会送命!”叶皖简单解释了一句。

贝隆看着手下垂头丧气地在外围掩体下藏着,深感羞辱!雇佣和威胁组成的一只杂牌军,虽然人人是正宗的特种兵,但纪律就差很多了,连带着士气也不高!贝隆沉着脸望着手下的窝囊样,不禁大骂起来:“都起来,敌人没有动静了,他们的子弹肯定带的不够!先用燃烧弹把林子烧着,再用火箭炮轰,妈的,一群猪猡!”

恐怖份子们纷纷忙了起来,一枚枚燃烧弹掷向林中,登时一片火海!紧接着火箭弹划着死亡的火光钻进林中。

“轰!轰!”

叶皖差点被气浪震翻,连忙紧跑几步,李非早已放好了绳子,李重山扶着成田贯之在前,郑铁柱拄着步枪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齐彦彬和叶皖殿后。

李非背着枪,抓着绳子很快溜了下去。他第一个下,有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负伤的郑铁柱。郑铁柱跪在崖边,望着李非的身形迅速缩小,也抓着绳子滑了下去。

这时情况已经非常紧急,恐怖份子冲进林中,已经发现没有人,正在高声叫嚷着在四处搜查。

齐彦彬戴上牛皮手套,望了叶皖一眼,伸出手作个OK的手势。

这时突然从远处跌跌撞撞跑过来一个人,大叫着:“中国叶,叶!”

叶皖一看,原来是大难不死的詹姆斯,浑身衣服被炸成碎条!

“快过来!”叶皖来不及细问,冲上两步将詹姆斯拉了起来。詹姆斯怪叫一声,原来手臂中枪了。

“啪!”一发子弹从远处射来,正打中刚刚要下崖的齐彦彬,齐彦彬身子剧烈一抖,差点要撒手坠崖。

叶皖端起枪进行还击,几个点射,当先的一名恐怖份子一头栽倒在地。

“詹姆斯,快下,你保护齐!”

叶皖借着树的掩护,一边和恐怖份子对射,一边不断地转移着战场,试图把所有人吸引过来。

“火神”重机枪响了起来,强大的杀伤力将较细的树直接打断,叶皖再也无法绕圈了,看着詹姆斯早已溜下悬崖,估算着时间也该落到海里了。

绳子不能留!叶皖扑到悬崖,轻轻一拉绳索,果然没有吃力。一枪打断了绳子,叶皖转过身,一头跃下悬崖!

“咚!”尽管叶皖做了最大限度的自我保护,并且严格按照教学科目呈45度钻进海水。但是巨大的撞击力还是震得叶皖吐出血来。

内脏几乎都要震碎,双耳浸血,叶皖艰难地憋着气,双腿蹬着水,刺骨的海水迅速使叶皖的热量散尽。

叶皖钻出水面,已经冻得面色发青,抬头却欣喜地看到,几个人都在!

叶皖松了一口气,游到郑铁柱身边,哆嗦着挽着他的胳膊:“快走,我们在射程内,从崖边游过去!”

“叶,你太厉害了,竟然直接跳下来…”詹姆斯还在喋喋不休。但是从崖顶扫来的子弹,迅速使他闭了嘴,很神勇地游到了射击死角。

齐彦彬的伤势最重,半个肩膀几乎被打断,李非和叶皖在水中匆匆给齐彦彬包扎了一下。几个人便相扶相携着游向远方。

黑沉沉的天空渐渐明朗起来,玫瑰色的朝霞现了出来,波涛汹涌的大海,既迷人,又凶险。叶皖拉着齐彦彬,李重山拉着郑铁柱,为了减轻负重,所有人将装备几乎扔光,仅就叶皖和李非、李重山各留了一把防身手枪和一把匕首。

叶皖一边游着,一边大叫着给快要昏迷过去的两人鼓劲,两人的伤口都海水泡得惨白,体能消耗怠尽,加上受伤很重,几乎随时都要死去。

“队长,你还说要拿第一呢,你他妈的别装B,快告诉我,你能拿第一!”

“齐哥,你是全国,不,是全世界最牛的狙击手,妈的,苍蝇腿都能打折,这不是你的奋斗目标吗?我还要回去看你打苍蝇腿呢!”

叶皖拍掌打着两人的脸,满面是泪的大叫:“前面就是家了,快到营地了,你们别他妈的装不知道,啊!”

“我,我坚持不住。”齐彦彬迷迷糊糊地说,他根本无法游,完全靠着叶皖拉着,才勉强浮在水面。

“叶皖,你小子比我强!”郑铁柱睁开眼睛,看着灰蒙蒙的海,四面八方全是海水。

“别说这些废话,都跟我一起回去,回去后还要给我们当教官呢!”

詹姆斯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是心里却完全明白,结结巴巴地帮着叶皖鼓劲:“郑,我们一起回去,我请你吃最好的美国披萨!”

“妈的,披萨是意大利的最好!”李非也在不停的说话,虽然这样加剧了体能流失,便却能够有效地防止肌体因极度寒冷和疲累丧失功能,心理意识,虽然唯心,却绝对不是假的!

“呵呵,非-你,我说的是我妈妈做的,我妈妈就是意大利人!”

“妈比,我非礼你全家!”

“你为什么要非-你我全家?这是什么意思?”憨厚的詹姆斯实在是搞不明白。叶皖一边笑着,一边继续拍打着两名重伤员。

李非正要调戏詹姆斯几句,想说他是杂交品种,突然成田贯之大叫起来,声音刺耳到让人浑身一抖:“岸,岸,我们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