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 组建八处
作者:城市灯火 更新:2019-08-24

叶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油子和流氓吐坐在沙发上正在低声聊天,而武扬眉靠在床头,迷迷糊糊地打着盹。

流氓吐先看见,站起来走到床边。

“兄弟,你这次受大苦喽!”

“流氓吐?”

流氓吐一屁股坐在床边,顺手把武扬眉拍醒:“去,给你老公弄点喝的!”

武扬眉睁开眼睛,惊呼一声,看见叶皖醒来,想哭又觉得丢人,咬牙切齿地瞪着流氓吐:“你干嘛不去泡?”

“哟喝,还真当叶皖是你老公啊?我告诉你呀武扬眉同志,叶皖同志是已婚之人,他的糠团子老婆正在家里守着七八个娃娃,等着叶皖回去送点救命的粮食呢!”

斗嘴武扬眉哪里是流氓吐的对手?叶皖见武扬眉气的一张脸红了又绿,霸王龙喷火的迹象已经很明显。

流氓吐怎么会这么蠢,去招惹武扬眉?叶皖突然看见流氓吐眼里有着一丝焦虑,很巧妙的掩藏在嬉皮笑脸中。

叶皖抬起手,抓住了武扬眉的胳膊:“扬眉,你先出去一会儿吧!”

“哼!”武扬眉重重地跺了跺小蛮靴,走出病房。

“说吧,什么事。”

“一件好事,一件坏事,先听哪件?”

叶皖眼睛一瞪:“我说你怎么会这些狗血了?要说就说,不说就滚!”

油子兴灾乐祸:“找抽吧你?”

流氓不以为然,手在空中一抓,一根烟搭在嘴边:“这好事吧,是你要升职,这坏事吧,是你的功夫落了不少。”

功夫?叶皖阖上眼睛,默默运转着真气。

随着真气在周身运转,叶皖发现自己阴蹻和阳维诸穴空荡荡的毫无反应。

阴蹻、阳维两路经络,主心肺、通气血。一旦有了伤病,这功力打的折扣可不是一丝两丝。简单的说,叶皖几乎退到了刚刚练心法的功力水平。

难道受了李河伦一掌,会伤成这样?叶皖也没多少内伤的感觉,但是气运不畅却是实实在在的。

叶皖睁开眼,淡淡地笑了笑:“退就退吧,以后慢慢练就是了。”

流氓吐倒急了,一脸不可思异的表情:“我说叶皖,你不会是棒棰吧?你这伤,调息是调不好的,有了方子,还得修个三五年,你内家拳出身,不可能不懂啊!”

叶皖懂这个。内伤的疗法,并不是电视上演的那样,后面坐一人,双手按背上,一股子烟乱冒就得。

事实上,受了内伤,首先要分清属何种伤,哪里受损,再找精通此道的中医开出适症的方子,静心调养,一边练气一边服药。一般重的内伤,确实要个养个大半年才行。

三人正在说着话,病房门一推,谢亭峰领着胡拥军几人蜂涌而入。

叶皖坐起身来:“谢老!”

“哈哈,小鬼,快躺下,好好养病,革命的路还很长,不用急着上前线!”谢亭峰一进门就开始胡言乱语。

叶皖听得头晕,胡拥军和苏敏却是面无表情。

谢亭峰在来之前,将胡拥军又是一顿臭骂,说老子好心好意调你们来办事,就是要你们露露脸,办得漂漂亮亮的,以后职务调动、机构升档、个人恢复名誉,我也好说话。现在却把事情办得一团糟,却让叶皖都被打伤,真他妈的烂泥扶不上墙。

胡拥军照例运着闭耳神功听谢亭峰骂,苏敏站在一边听了,却暗暗上了心,这老头儿话里有话!

果不其然,谢亭峰和叶皖扯了半天犊子,眼睛一瞪:“你们出去,买点花儿、水果儿什么的,别都根柱子似的杵在这!”

胡拥军看着床头柜上满满当当的东西,还没反应过来,被苏敏一扯袖子拉了出去。

看着油子最后一个走出门,谢亭峰瞄了一眼,“叶皖啊,现在组织上任命你为八处副处长,主持日常事务,你有没有想法?”

“什么叫主持日常事务?”

无知者无畏!谢亭峰无可奈何地看着叶皖:“就是家里没一把手,你这二把手就是当家人!”

“哦,那行吧。”

还行吧?副处长是副厅级,你小子一升就是两级,快赶上张好古同志了!

“叶皖呐,这个八处原先的同志,已经调任其他工作岗位,现在呢,八处是个空壳子,你进去后就只有你一个人,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一个人?”叶皖一屁股坐了起来:“一个人能干什么啊?”

“所以我问问你有没有想法,比如,你有没有忠诚于祖国,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同时又德才兼备的朋友、亲人、同事,可以推荐,只要通过考核,统统可以进入八处工作,任你的手下。”

叶皖想了一会儿问道:“谢老,我能不能从国安的机构中调人啊?”

“可以啊!”谢亭峰声音突然拨高,激动得都颤抖起来,这家伙终于开窍了!

“那我想调原深办的人,全部都要!”

就等你这句话呢!谢亭峰咳嗽一声:“这个嘛,深办的事,你不是不知道,胡拥军是犯过严重错误的,现在身上还背着处分,调他过来,可能有点不好操作啊!”

叶皖急了:“谢老,你不是不知道,胡哥和深办犯错,完全是因为我啊!要说有问题,那首先要处理我,我借助国家机器办私事,这才引出大事。”

“哈哈,你既然这样说,我就不得不考虑你的想法,毕竟你也算开衙建府,自成一派了,呵呵,进来吧!”

早在外面偷听的深办几个人,心里揣着兴奋,一个个极为听话的从门边溜了进来。

“叶皖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吧?有谁不愿意调过来的现在就提!”

叶皖虽然是副厅,但八处却是正儿八经的正厅。一下子升了两级,又是集体转战,由地方进中央,而且叶皖已是深办最信任的人,谁会不愿意?

胡拥军笑着摇头:“谢老啊,你真不厚道,明明是揣着重建八处的心思,还和叶皖打迷踪拳!”

苏敏接过话头:“也亏得叶皖实诚厚道,才没着你的道。”

流氓吐搂着油子的肩膀,笑得又贼又奸滑:“叶皖呐,哥哥没看错你。”

“没得说,以后大家一起干,把八处搞得红红火火!”油子也面带笑容。

臭球胸怀万丈漏*点,结结巴巴地表态:“我永远忠于祖国,忠于党和人民,我德才兼备,请叶处长考查我!”

菠萝蜜望着叶皖,两眼都是小星星:“好期待集体行动啊!”

叶皖的内伤并不影响日常行动,在医院观察了两天也就出院了。

叶皖瞒着武扬眉对自己进行了检查。检查结果却是喜忧参半。

忧的是内伤目前无法治愈,只能用养气功夫勉强保持,不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暴发,而且现在真气全无,实力下降得厉害。喜的是现在头晕眼花的症状几乎没有,内伤发作时仅仅只是胸闷而已。

施兰如的工作正进行到最紧张的阶段,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郑德龙贪污腐败案不仅性质恶劣、牵涉面广,而且给国家造成了巨额损失。检察院、公安部、国安局、中纪委,以及外交部组成联合工作组,由一位副总理领头,施兰如正式被任命为常务副组长,国安正式由配合转型为参与。

这样一来,国安就不仅仅是保护了,谢亭峰受局长委托参与工作组,顺手将叶皖和整个八处捞了进来。

由于深办过来的人在北京都没有根基,谢亭峰指派叶皖全权负责。叶皖和胡拥军、苏敏三人开着车在北京转了几天,相中两套公寓,门对门的一个中套和一个大套。

位置和面积都合适,租下后打通了一面墙,成为一个整体。苏敏和菠萝蜜两人占据了最好的一个大卧室,朝阳而且内带卫生间。

这个住所,就成了深办工作人员的暂居地。后来武扬眉听说有这么好的地方,缠着菠萝蜜参观,死活要住进去。叶皖不为所动,坚持将其安排在国安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