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 阴你没商量
作者:城市灯火 更新:2019-08-24

武扬眉看着李河伦的表情,心里七上八下的。叶皖是没接电话,还是电话不在身边,或者说是关了机?

“妈的,关机!”李河伦捏着手机,狐疑地看着武扬眉:“你是不是骗我?”

“没,我没骗你!”武扬眉想了一下,装作惊慌的样子补充道:“那你打给我们局长,我报电话号码,139。”

李河伦又拔通了电话,很快施兰如接了电话:“喂,哪位?”

李河伦一听这个声音,面上肌肉不由得僵了起来。施兰如,他第一次想劫人,结果被叶皖救了,第二次以后想杀人,结果又是叶皖数次阻挠。

“施局长,幸会啊,我是李河伦!”

施兰如一楞,轻轻按下录音键:“你要干什么?”

“哼哼,有个女警在我手里,你说我要干什么?”

“别废话,你再装我就挂机了。”

武扬眉的事情早惊动了施兰如,胡拥军已经带人赶来,李河伦打这样的电话,事实上意义不大。劫持武扬眉,不过是为了捞点好处罢了。

“施局长,你这样子太让我失望了,才会让你的手下灰心啊!”李河伦不紧不慢的声音让施兰如好一阵反胃。

“有什么事你直说吧!”

“叫叶皖来找我,我知道警察会追来,不过我不在乎!实话告诉你,我手里有个女警,如果叶皖不来,我就杀了她!”

李河伦挂了电话,施兰如沉思起来。虽然她不是专业侦察员出身,但是长期办案,多多少少有了职业警觉性。从李河伦的话中,明显可以感觉到他还不知道武扬眉的身份、名字,以及她与叶皖的关系!

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此一来,武扬眉的安全系数将大大上升。

只是叶皖一直联系不上!自从打了个电话出去,就关了机,应该是摸进去了。刚刚胡拥军报告说已经发现防空洞,正组织进入。

叶皖迅速而又轻快地一路摸到门边。掏出已上膛的手枪,静静地听了听里面的声音。

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骂着什么。

是武扬眉!

武扬眉还活着!叶皖一阵兴奋,随即就感到问题复杂了。现在武扬眉已经肯定被制住,而且很可能手枪已经被夺。以前两打一都没能留住李河伦,如今自己和李河伦单挑,还有个武扬眉攥在李河伦手里,这样一对比,自己竟然毫无胜算!

唯一正确的,就是静候待援。可是在这每多站一秒钟,叶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武扬眉。

叶皖心乱如麻。站在门口,握枪的手,指节发白。

李河伦阴着脸,默不作声,手里抓着武扬眉的手枪。时间太久了,再等下去,危险越来越大,而且这样做还不一定能将叶皖引来。

武扬眉一直在偷偷摸摸地磨绳子,李河伦绑的紧,手法又专业,武扬眉在粗糙的水泥地上磨了半天,连一股绳子都没磨断,手背已是血肉模糊,武扬眉仍然在强忍着,小心地磨着绳子。

李河伦耐心渐渐没有了,转过头看着武扬眉表情极不自然,大步跨到跟前,抓住武扬眉肩膀,一眼就看到了武扬眉的小动作。

“妈的,臭婊子!”李河伦狠狠打了武扬眉一个嘴巴,一脚将武扬眉蹬翻在地。

武扬眉怒骂着在地上挣扎,李河伦怒不可遏,掏出手枪就要杀人。

大门一撞,叶皖飞身扑进,一把飞刀电一般射向李河伦。

李河伦飞身闪过,举枪就射,叶皖早已滚在一堆水果箱之后,进行还击。

“啪啪啪…”两人对射了几分钟,将水果打得四溅,均未伤及对方分毫。

叶皖打完子弹,听到对面的手枪也发出了空膛声,叶皖站了起来。

李河伦跃上水果箱,哈哈大笑:“叶皖,你今天终于落到我手里,你身负内伤,我看你今天还往哪里逃!”

李河伦什么时候这么喜欢碎嘴了?叶皖颇觉得这厮无聊,转头看着半边脸都肿起来的武扬眉,心里一痛。

“叶处长,你要小心呐,李河伦想杀你!”武扬眉大叫起来,显然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激动。

叶处长?叶皖微一思索,已经想通了关系。这疯丫头,还真聪明!武扬眉几乎在一个小时内就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侦察员。

叶皖平静地看着李河伦,虽然他仍然没有把握打得过,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场必须要打!

叶皖身形一拔,冲向李河伦。

叶皖与李河伦数次对抡,事后总结经验教训,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以近身抢攻为主,以一击必杀的特种兵格斗功夫为主,而太极拳,虽然掌法精妙,失去内力相辅,震慑力大减,速度也有所不如,吃亏也就在这个地方。

所以叶皖打定主意拼命,八极拳本身也是以抢攻弃守、杀伤力巨大闻名。两人打得凶险,武扬眉看得心惊肉跳,一边飞快地磨着绳子,一边看着叶皖的身形。

叶皖胜在体质好,两年特种训练下来,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肉,加上眼光敏锐,反应快,李河伦的杀招都被叶皖间不容发的躲过,或者避其锋芒,硬贴上去,以攻对攻,拼着挨上肘击拳砸,也要打中李河伦。

李河伦没有拼命的心理准备,叶皖又找到了对付他的办法,这样一来,反而落在下风。

李河伦自从上次使用了师门禁招后,再无所忌,双掌翻飞,脚下却使出暗招,身子笔直后仰,右脚如闪电般穿了上来,直顶叶皖喉咙。

这一脚又快又隐蔽,更主要的是一击必杀,踢实的话叶皖的喉骨肯定会碎。

叶皖同时后仰,右手一搭,手掌向下,护住喉咙。

“嘭”的一声,李河伦的脚重重踢上叶皖手,叶皖手中寒光一闪,飞刀已经刺穿了李河伦的脚背,与此同时,叶皖被李河伦震飞,吐血倒地。

李河伦阴人不成,反受了伤。叶皖藏刀于掌心,看来是早有防备,李河伦又气又怒,忍着痛正要追击过去。

突然李河伦听到外面传来飞奔而来的脚步声,神色一变,擎出一把飞刀,射向武扬眉,同时身子一窜,抓住绳子,三两下爬到窗口,越窗而出。

武扬眉见飞刀射来,慌乱之中抬起两条腿就踢。

“啊!”的一声大叫,武扬眉的鞋被射穿,抱着脚一边叫,一边喊着叶皖。

胡拥军几人跑进来时,绳索还在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