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反正
作者:城市灯火 更新:2019-08-24

于无声处听惊雷,短暂的惊慌后,崔浩反而沉下心来,反正老底已经被人查出来,还有什么更难堪的事呢?

“对,我就是内奸。但我不是替管伟国办事,我是替我自己的生活着想。”

叶皖冷笑一声,道:“别自我麻醉了。我找你,不是想拿你怎么样,凭你的所作所为,没有可能干扰我的工作。”

手一扬,一份资料凭空飞到崔浩面前,崔浩下意识地伸手接过。

叶皖递过去的是一份阮慧琪和余娜的证词,两人均证明李冬扬是管伟国亲手所杀。

崔浩还未看完,已是大汗淋漓,大叫一声,将资料撕得粉碎。

“你骗我,你造假!我哥是叶富安杀的!”崔浩突然反应过来:“叶富安是你爸?”

叶皖点了点头。

“叶富安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我绝对不会徇私枉法,更不会污陷管伟国。你哥的事,有至少两个当事人的证言。”

叶皖指了指地上的碎纸片:“你如果不相信,以后会有机会调查。今天我找你来,是有另一件事要问。”

崔浩毕竟在公安系统工作过几年,心理比较稳健,见叶皖并未动怒,慢慢的定下心来。

“什么事?”

“你杀了杜辅能,是不是?”

崔浩一下子从沙发上窜了出来,拉开门就要跑,早候在门口的李非一个利索的锁肘将他拿住,推进屋里。

叶皖仍然是一幅波澜不惊的表情。

“崔浩,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立功赎罪!”

崔浩的脸上露出野兽濒死般的表情,两只肩膀被李非死死按住,身子却强烈地在扭动:“我要见到证人!”

三天后,余娜和阮慧琪飞到深圳,好事成双,黄朝能顺利地找到胡勇,并且将他带回深圳。

胡勇已经成为一个酒鬼,在广州一个偏远的城郊结合部靠收破烂过活。整整22年,他埋藏的心事几乎要遗忘的时候,叶皖出现了他的面前,并且将他带回深圳。

“胡叔叔。”叶皖含笑看着这个曾经和父亲并肩迎敌的人。

“你是?”胡勇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并没是任何曾经熟悉的一张脸。

小会议室的门被悄悄地推开了,余娜和阮慧琪轻轻地走了起来。

“胡勇。”

胡勇一楞,面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余姐,阮姐?”

三个人抱头痛哭起来。

无论以前的交情有多么淡薄,经过20多年的酝酿,也浓得象醇酒一样。

胡勇很快交待了所有知道的事,包括李冬扬参与,他知道的方雯受辱案。

而这事,余娜和阮慧琪都隐约听过,但没有任何人和她们说过。

反倒是胡勇,在保安部消息灵通得多。

叶皖听得是心襟动摇,不能自持,未到胡勇说完,已经是满目含泪,牙齿将嘴唇咬得血肉模糊。

胡勇看在眼里,心里害怕起来:“阮姐,这位领导是…”

“小胡啊,他是叶富安的儿子啊!”

胡勇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叶皖,足足看了几分钟,眼泪慢慢地流了出来,喃喃道:“像,真像,眉眼和方雯一模一样,鼻子、脸型和叶哥生的一样。”

三人站在崔浩面前,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李冬扬的弟弟。员工名册、22年前的旧报、以及三个人的叙述,让崔浩仿佛回到了那一年的冬天,他的哥哥李冬扬,被管伟国亲手刺死,倒在冰冷的地上。

“我不信,我不信,你们骗我!”崔浩喃喃自语,满头大汗。

“如果你甘愿坠落,不需要管伟国,你杀杜辅能的事就能让你掉脑袋。如果你可以帮助我们,我不敢保证法院会如何判你,但可以担保你会出狱的一天!”

陪着余娜和阮慧琪的苏敏察颜观色,在一旁劝道:“李冬雷,你的哥哥被管伟国杀了,你以前不知道没有错,现在你知道了这件事,还不愿相信事实真相,难道你真的想踩着你哥哥的尸体往上爬吗?”

崔浩面色突变,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瞪着公牛似的眼睛看着叶皖:“叶总,你说要我干什么!”

管伟国出入都有人监控,时候久了自己也感受到了,这种窒息般的日子,绝非是他心甘情愿接受的。甚至就连参加深圳市工商企业联合慈善晚会的时候,他都感受到一双双冰冷的目光刺在自己的背后。

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一屋子红男绿女,觥筹交错。

“老板,要不要休息一会?”身边的保镖轻轻说了一句。

管伟国摇了摇头,振作精神走向主席台。

叶皖作为被邀代表,也位列其中。李非、苏敏和菠萝蜜三人相伴,均穿着正式礼服。

苏敏挽着叶皖,菠萝蜜挽着李非,四人穿梭在人群中,菠萝蜜从未穿过正式礼服,露出半个背很不习惯,苏敏看在眼里,轻轻笑道:“不习惯啊?那就穿老棉袄啊,那衣服实在,手腕都不带露的。”

“苏姐,你又欺负我!”菠萝蜜委屈的撅着嘴,使劲掐着李非的胳膊。

“哎哎,这是我胳膊,不是你家臭臭的!”李非呲牙咧嘴作出极度夸张的怪状。

“哼,借你胳膊用,那是给你面子!”

“就是,小菠萝别理他,起劲掐。”

叶皖早看见了管伟国,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再也没有离开。

杀父、辱母,再加上巨额走私和组织黑社会,叶皖的眼睛红了起来。

“叶皖,别在这闹事儿,他跑不了,一直盯着呢。”李非见叶皖神色都不对了,轻轻地推了他一把。

叶皖轻轻吐出一口气,侧过看着三个人关切的表情,微微一笑:“我没事。”

正在这时,管伟国突然转过身来,径直朝这边走来,眼睛正看着叶皖。

“叶先生?”

叶皖身上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杀父的仇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尽管叶皖是一位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也无法掩饰自己仇视的目光。

李非斜着身子插了过来,一把握住管伟国伸向叶皖的手,满面堆笑。

“管总,幸会!我是南方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陶得贵,我们叶总今天不大舒服,刚刚有点分神,不好意思啊!”

说话间,叶皖已经恢复常态,看着管伟国油光光的肥脸,实在是不想装作无事的样子和他攀谈,当即皱了皱眉:“对不起,我还有事,失陪了。”

管伟国望着叶皖的背影,终于醒悟过来,如果再被监控,早晚只有一条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