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阳谋无敌
作者:城市灯火 更新:2019-08-24

“怎么样?”叶皖翻看着管魁合的供词,面露微笑,把手中的一沓供词扔给胡拥军。

“不错。不过还是伤不了管伟国的筋骨。”

“我知道,我是说,这些东西交到检察院的话,管魁合可以吃多少年的免费饭?”

胡拥军眨了眨牛眼,想不出叶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小叶,你直说我们怎么做就行了,打什么马虎眼啊?”

“好。”叶皖一拍大腿,站起来身来,正看见苏敏从外面走进来,很意外的穿着一身旗袍,风姿绰约,娉娉婷婷,浑圆的臀部裹在一朵牡丹花下,举手投足无不充满致命的诱惑。看得胡拥军眼珠子都要挤出来。

“苏姐,今天好漂亮啊。”叶皖站起身来,夸张地张开手臂,装作要拥抱的样子,苏敏擎出小花伞,顶在叶皖胸口,笑盈盈道:“漂亮什么啊,老了。”

“不老,一点都不老!”胡拥军用吃人的眼光看了叶皖一眼,立刻殷勤地接过花伞、手袋,屁股一转又要泡茶。

“咦?”叶皖看着胡拥军的狗腿模样,心里暗笑。

三人闲聊了几句,话题又回到案子上来。苏敏的意见是把管魁合转到检察院,然后再让他取保,胡拥军自然没有其他意见。

“不行,管魁合是死是活,于案件本身关系不大。但是他是管伟国的心头肉,在重要程度上仅次于亲生儿子管俊。”说到这里,叶皖突然想到管俊与田蓉的关系,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公报私仇呢?

楞了一会儿,看着苏敏在翘着兰花指吃着曲奇饼,胡拥军坐在办公桌边偷偷摸摸地看着苏敏。叶皖突然说道:“胡哥,苏姐,你们两个明天把管魁合提出来,由公安局出面送到看守所。材料全部报检察院。”

“真不放他?”

“不是不放,是…换一种方式来放。”

叶皖在利用管魁合,与管伟国远程博弈的时候,慢慢的熟悉了他的套路。拿着管伟国的死穴,基本上就不怕他翻身。而且小满和田唱唱都安排了安保,甚至于田蓉,叶皖都派出一个班6人进行24小时保护,心情当然不错。

“头儿,黄局长找你,见不见?”

叶皖办公期间,电话都是转到臭球那边总控,听到臭球从语聊器里传来的声音,叶皖站起身来,套上外衣往外走。

“晚上八点开个会,不许请假。”

佟兴昌被管伟国骂得狗血淋头,心里直把娇蛮的女儿恨得要命。两家公司都审计完毕,管伟国前期派的会计师和自己这边的工作早已结束,合同都拟好了,只要管伟国签了字,立刻就能拿钱。

偏偏横生出这么一档子事来!管伟国已经迁怒于己,现在再不肯签字的。

怎么办呢?佟兴昌是愁白了头,恨不得把女儿绑去送到管魁合面前。

薇薇可是我亲生女儿啊!佟兴昌坐在别墅二楼观景台上,脸色苍白地凝视着楼下碧波荡漾的游泳池。不由得想起佟薇在三岁时,自己教她游泳时的情景。

那是佟薇唯一的温馨记忆。

“哇…爸爸,我不要学了啦!”

“宝贝儿,乖,别怕,有爸爸保护你!”

“可是人家每次都沉下去。”佟薇坐在泳池边,穿着有着宽大荷花边的儿童泳衣,伸出两条肥乎乎的小胳膊,踢着腿哭闹不休。

“薇薇,要是你学会游泳的话,老爸带你吃麦当劳?”

“咦?那可不可以吃冰淇淋?”

“当然可以。”

“两只。”

“没问题!”

佟薇苹果似的小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却笑得象一朵花一样:“我还要芭比娃娃,舌头能伸出来的那种!”

“好,都行。”佟兴昌呵呵笑了起来,伸手从泳池边把女儿抱下来,将她圆滚滚的身子放平。

“哇…我还是不要游泳!”佟薇大哭起来。

“又怎么啦?”

“人家喝不下去了啦!”

那丫头,小的时候好胖啊!佟兴昌嘴角露出幸福的微笑,甜蜜的回忆还没融化,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叶皖反复强调安全,为执行任务的所有人都配备了最新的薄形防弹衣和防弹头盔。为了防止因为面孔太熟被人识破,除了油子,所有参与的人都戴了面罩。

“重复一次,宁愿任务失败,也不能出现伤亡,明白吗?”

“明白!”

叶皖放下语聊器,靠在车体印有“检察”字样的一辆奥迪A6里,在头脑里仍然反复推演此次计划。

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让管魁合有个合适的途径被救出去。但是过程却极其重要,既要让管伟国觉得叶皖是在放水,又要让管伟国看不出叶皖的真正意图。

而且,绝对不能出现伤亡,这是计划最核心,最重要的一点,是计划执行的首要保证!

叶皖绝对不会拿兄弟的命来换取计划的顺利执行。何况这本身就是一件小计划。

下午四时,福田区公安局看守所大门中开,缓缓驶出三辆车。

打头的是一辆三菱警用越野车,车内是一名司机和一名带队领导,中间是一辆福田警车,管魁合双手被拷,由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看守,加上司机,车内有四人。

最后一辆车,就是叶皖乘座的奥迪,除了叶皖,还有李非。

胡拥军在第一辆车内,和苏敏一起冒充检察院接收方的工作人员,油子和臭球客串了押解警察。相关司机是找黄朝能要来的特警队棒小伙。

至于菠萝蜜,临时顶了臭球的班,在后援车里远远吊着。

流氓吐,另有任务。

“老板,我觉得这是一个骗局!”

听了烧刀子的话,管伟国默然无语,并没有表态。

其实,管伟国也不相信管魁合通过律师传过来的信息。但是,他却不得不做两手准备。毕竟,叶皖收下了他送的豪礼,价值3000多万的别墅!

国安、中纪委、巡视员…倒底他的身份是什么?管伟国觉得最近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总是精力不济,嗜睡,而且胃口也降得厉害。

“烧刀子,你有什么意见?”

“老板,我的意见,是多带点人,一方面盯着检察院,一方面跟着看守所出来的车,找个合适的地方下手,把管魁合救出来,然后立即送他出去。”

动手?管伟国还真没下这个决心,他只是纠缠于叶皖的身份上,而对于管魁合案件移交检察院,并不太在意。听了烧刀子的话,管伟国心里一凛,立刻开始盘算得失。

“这样的话,警方和检察院追究起来,怎么办?”

“怎么办?”烧刀子阴狠的眼神盯着管伟国,冷笑起来:“老板,只要管魁合不在你手上,他们来查,我们推掉就是,你还担心什么?这件事并不简单,那个看守管魁合的警察,很古怪。管魁合进检察院,或许根本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简单!”

经历过血雨腥风,大半辈子在尔虞我诈中成长起来的管伟国立即想通了问题的关键,管魁合如果不救,以后难度更大。除非抛弃他,否则唯一的选择,就是在移交过程中动手!

“好,你去准备。我手下的人,任你调用,这件事,由你全权负责!”

“好!”烧刀子一躬身,闪身出门。

“唉!”管伟国看着烧刀子枯瘦的长脸消失在眼前,不由得松了口气。

李河伦锋芒毕露,虽然和自己打交道不多,毕竟在一起混了两个月。而近川藤英华内敛,跟了自己十多年,用得顺手,而且舒心。

三个人都是高手,为什么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不顺眼呢?

跟…蛇似的!管伟国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适合的形容词,无声地笑了笑。

“老板,电话!”一名保镖捧着无绳电话走了过来。

管伟国双眉一皱,接了过来。

“管老板,您有空吗?我想来拜访你老人家。”

“现在是多事之秋,你最好老实点!”管伟国听到佟兴昌的声音,跟吃了只苍蝇似的腻味。想卖公司,还不想给他走帐,那他要两个破公司有个屁用!

“管老板,我是想跟你谈谈走帐的事…还有,我家的那个丫头,让管大少受了苦,我想带来给您老人家当面赔罪。”

“不必了!”管伟国想掼电话,咬着牙根忍了忍又说道:“你五点过来,小心点!”

小婊子来赔罪?赔得了我3000万的别墅吗?赔得了送出去的400万块钱吗?赔得了老子的老脸吗?

管伟国突然盼望,下午五点快一点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