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玉的苦恼
作者:沐沉潇 更新:2019-11-14

药神谷:

清晨伴随着第一抹阳光的照耀,药神谷内百花舒展着身姿,露水一滴一滴在时间中流逝,一片静谧安好。

在这样一副美丽的图画下,一个玄色的身影正蹲在草丛中,撅着屁股,手拿着铲子,卖力地在草丛中拨来拨去。听到身后传来衣摆的声音,玄衣少年吞了口唾沫,露出讨好的表情,慢慢转身仰首:“烟姐姐,你醒了啊?”

来人一身暗黑,衣服松松垮垮地披着,长发同样散漫地洒在肩上,一眼望去,便知是匆忙之际披了件衣服。

魔烟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讨好的娃娃脸,说的话和冰渣子似的:“小断玉,你怎么还留在药神谷,不跑了?不怕我吃了你?”

断玉狠狠缩了一下,手上拿着的铲子顿时掉在地上,他挤出抹笑,心虚地说:“烟姐姐,我知道错了,不该给你下药。呃,保证,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魔烟缓缓走到断玉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他,轻笑:“下一次,你以为还能有下一次?”

说着一把拉起断玉往房间里走。

先前被断玉蹂躏的草丛中,一个精致的白玉瓶子露了个口,剩余部分埋在土里,很显然,毁尸灭迹没有完成。

断玉的院子外:

上官弄鸠拿着上官弄影配的药,正打算交给断玉,让他出谷一趟带给上官娆,步子却硬生生在断玉院子门口停住。他露出一个无奈了然的表情,抬头望了望天,心想,或许明天再来找他会比较合适。

房间内,断玉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的衣服支离破碎地被扔在地上,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对压在他身上的大恶狼说:“今天不做不行么,青天白日的。晚上,晚上不行么?”

大恶狼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小白兔,阴森森地露出白牙,在后者白皙精致的锁骨上咬了口,反问:“昨天是谁说晚上随我,却转眼给我下药的?昨天晚上没能吃到的,现在当然得补回来!”

说完不管不顾小白兔的反抗,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吃了个透彻。

第二天清晨,小白兔红着眼睛躺在床上数星星,边数边后悔,当初他怎么就一个不小心招惹了这么个女人啊啊!

话说当年他和断情拿到药引之一后便去火商国楚王府找上官娆,住下之后的当天下午,他正拎着把菜刀追着小兔子跑,结果不小心撞到了个人。他自知理亏,便抬起头,道歉,顺便露出迷倒老少的娃娃脸招牌笑来。

那人自然就是在楚王府蹭吃蹭喝的魔烟,断玉直到现在也搞不懂,她究竟是哪根筋没正常,自从那天后便一直追着他不放,最过分的是……是……

断玉捂脸,迷女干啊,怎么可以这样啊?

魔烟其实在断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本来想继续装睡,看看这次断玉能做出什么有趣的事,结果这人却只是躺着不说话,睁着眼睛看天。

魔烟微微皱眉,人类的身体向来脆弱,该不是昨天纵欲过多,把这小孩伤着了吧?

一念及此,她忙不迭搂过断玉,问:“断玉,哪里不舒服么?”

断玉冷哼了声,扭头不看她。

魔烟眨眨眼,亲了亲心上人,复又问:“生气了?”

好半天没听到回话,就在魔烟以为断玉又要和她冷战的时候,她才听到他闷闷不乐的问语:“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最初对我那么好,后来却一天不如一天,就知道霸道地欺负人?”

魔烟怔了怔,想了想才明白这人意思。

魔烟这幅身体是一个小国家的公主,国败被当做礼物送到火商国,她当初附在公主身上,力量受到限制,因此只能暂时借助和自己同样算得上“穿越”的上官娆的力量,住在楚王府。结果有一天,一个水嫩嫩的小少年对她投怀送抱,抬起头时那抹笑顿时俘获了她这个活了上万年的老魔头的心。

看上了自然要追到手,这是尊主花归梦一向教导的真理。

于是魔烟开始追爱人。

她来自女尊世界,见过的男子数都数不清,各色各样,但是他们没一个比断玉更难搞。断玉这人么,看起来简简单单,就是个单纯的小孩,可是一点都不好追。

起先她走温柔路线,发现断玉不吃这一套,而且甚至不怎么搭理她,于是她犹豫再三,决定施行霸道路线。

似乎有不少男子喜欢女子如此待他们。

结果总的来说还算满意,她得到了断玉,也顺利得到了上官弄鸠的默认,住在了药神谷。

不过,魔烟有些莫名其妙,她哪里欺负断玉了?她说:“我怎么就欺负你了?昨天你也有爽到吧?”

断玉愣了一下,一脚把她踹了下去,脸上表情一瞬间有些扭曲。吼道:“魔烟你给老子滚远远的,有多远滚多远!老子要再跟你上床就跟你姓!”

凶神恶煞。

不过看在魔烟眼里却是欢喜可爱的紧。白白嫩嫩的小脸,亮晶晶的小眼,白皙的身上全是自己留下的痕迹,青青紫紫的,没个半月来天的绝对消失不掉。

她慢悠悠站起身,穿好衣服,转身之际才道:“你就这么想跟我姓?不用上床我也可以让你冠妻姓……”

话未说完,一个凶器便朝着她砸了过来,她身手敏捷地躲过,出门避难。

床上,断玉鼓着脸恶狠狠看着被砸在地上的枕头,气得都想撞墙了。

真是……岂有此理!

今天的太阳依旧暖洋洋的,魔烟没骨头地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眼底红光弥漫。她伸手紧握成拳,然后又松开,感受到体内足以突破身体桎梏的魔气,心里却第一次有些忧伤。

魔烟本体是匹狼,从这点上来看,被断玉喊大恶狼倒也不错。不过她可不是什么色狼,准确来说,三万岁的魔烟碰过的男子只有断玉一个,而且,其实还是被碰,而不是主动碰。

当年花前月下,酒醉之后,断玉化身为猫,小爪子抓啊抓的,就把她给吃了个干净,那时她正爱断玉爱的狂,自然将计就计地要求负责,虽然在断玉的眼里,一直都是她强迫他。

不过这一点魔烟是不打算告诉断玉的,因为她必须维护自己的形象,不可被人嘲笑,只是……

现下力量恢复,这身体也就呆不下去,可是如果给断玉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会不会害怕?会不会离开她?

魔烟很苦恼。

蓝光在眼前暴涨,绝世邪气的女子弯着眉眼调笑道:“怎么,舍不得你的小美人了?”

魔烟愣了一下,立马站了起来,“您怎么来了?”

房间内,断玉同样苦恼的很。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