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碎骨
作者:戒掉爱情的猫 更新:2019-11-19

见到李别羽居然向自己几人冲来,这几人不由有些蔑视,李别羽不过融合期修为,在他们的眼里,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只要他们中的一个人出手,一个根指头都能捻死他!所以他们俱都面带冷笑,抬手想要给这个狂妄的小子一顿难忘的教训。可是他们忘了,李别羽刚才的对手是金丹期的匡凌风!而面对金丹期的他,现在还能够活蹦乱跳,自然是有原因的!

“小心!”匡凌风大吼,让这几个漫不经心的璃阳宫高手心中一凛,不过已经为时已晚,身在半空中的李别羽狞笑着叫道:“大金!出手!”而他自己则再空中硬生生扭转了身体,诡异地改变了方向,掠向了地面上被制住的清心阁众人。

“什么?”璃阳宫弟子一惊,他们刚来,哪里知道谁是大金?有人不管不顾地去阻挡救人的李别羽,还有人在掠目四望的时候,身后的土地突然猛地开裂,一道巨大的沙石土柱猛地窜上天空,而在那些沙石之间,一只狰狞的怪兽仿若魔神般窜出,一对大钳分别夹向两人,身后高高竖起的尾刺,更是如闪电般划过一道金色光影,刺向了第三个人。

“哇!哇!哇!”三声惨叫几乎不分先后,两人被大金的一对大钳夹住了腰腹,身为兽皇级妖兽的大金,怪力无穷,居然一下生生把两人从中夹断!两人四截!而第三个人则被大金的尾刺从天灵盖刺入,在大金尾巴挥甩之下,整个人被带得横飞了出去,撞在一棵大树上,翻滚着落在地面一动不动。天灵盖被击碎,显然已无生机!

一举击毙三人的大金更不停留,庞大的身躯在地上一阵旋转,长长的尾巴摆平了横扫而过,如同一根钢鞭啪啪啪又抽飞了三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犹如行云流水。李别羽掐算的时机更是巧妙,恰好在此时赶到,手掌向虚空中一抓,便把郁青婵的身体凌空拿摄向了自己的怀里。把佳人身躯一抱,李别羽就要逃窜。至于其他人,李别羽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无法把所有人都救出去。

既然无法全部救走,当然只能救在心目中最有分量的人。郁青婵在李别羽眼里,无疑是最宝贵的,是可以拿自己生命去保护的人。

“混账!”匡凌风目呲欲裂,万万没想到自己门下几个高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短短的瞬间,就是三死三伤!要知道那可是灵动期的修士!是匡凌风从青石谷返回璃阳宫后,利用自己进阶之后的体悟和大神通,打造出来的新晋高手。这些人花费了匡凌风无数的心血,也同样花费了璃阳宫无数的宝贵资源。原本是想要加强门派实力,一振璃阳宫声威。可没想到就这一瞬间,自己的努力几乎就化为泡影!

其实,这些人也并非就那么脆弱,怪只怪大金出现得太过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地下会突然冒出一只妖兽,而这只妖兽的实力还是恐怖的兽皇级!所以才会在一瞬间被大金或击杀或重伤。要真是明刀明枪地对阵,大金虽然是兽皇级妖兽,想要杀死一个灵动期的修士还可以,要是六人一起,大金能打个平手也就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眼见李别羽要逃走,匡凌风哪里肯依,手在空中一划,立刻从袖口中飞出一只龙雕,龙雕迎风便长,长吟一声化成了一条巨大的恶龙,张牙舞爪地追向李别羽。

“大金拦住它!”李别羽吼道。

不用他吩咐,大金已经尾巴一甩,如同一支标枪射向了恶龙。恶龙身影一闪,躲了过去,大金又挥舞着双钳,想要夹住龙首,恶龙探爪格挡,一爪一钳相交,竟然发出了钢铁相撞般的声音,两者身躯居然同样坚硬如钢铁!一蝎一龙瞬间缠斗在一起,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大金缠住了龙雕,李别羽不敢停留,身形连闪,几乎眨眼之间就飞行出了十里开外。然而他速度快,匡凌风的速度更快,就在李别羽认为逃出生天之时,匡凌风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李别羽大惊,急忙刹住身形,在空中猛地甩了一个大弯,换个方向继续飞驰。然而依然没有逃出多远,再次被匡凌风赶上。

他的修为本就没有匡凌风雄厚,此时又带了一个人,想轻松逃出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别羽急忙探手入怀,想要掏出帝王火魔莲来威胁匡凌风。匡凌风眼疾手快,手掌伸开,凌空一抓,李别羽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四面八方涌来,把他挤压成了一团,手脚都伸不开,更别提去怀里掏东西了。李别羽当然能够从身体任何一处发出阴寒属性的真元,不过此时郁青婵在身边,自己若是引爆,也会连累到她。

并且空间口袋已经不在自己身上,早就没了要挟匡凌风的资本。只怕他就是把自己炸成飞灰,匡凌风也只会拍着手大笑。李别羽心中暗恨自己贪图那空间口袋中的地方宽广,一直懒得换只别的口袋。现在倒好,连威胁匡凌风的本钱都没有了。

不过他也不甘心束手待毙,手脚不能伸展,便张口冲匡凌风吼道:“哼,傻瓜。我给你的口袋里没有灵药。你以为我会傻到还用你的东西装灵药么?你以为我会把那么多贵重的东西随身携带么?你错了,告诉你,你再不放郁青婵走,我就引爆帝王火魔莲,咱们一拍两散,我死得痛快,你也别想拿到一株灵药。”

“小骗子,你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不管这口袋里有没有灵药,都无所谓。只要抓到你,我还愁得不到灵药么?”匡凌风冷笑:“你若想引动帝王火魔莲自杀,我也无所谓,就像你说得那样,你和郁青婵这样一个美女一同上路,黄泉路上有说有笑倒是不孤单,我虽然得不到千年灵药,可是除去个清心阁掌门这样的眼中钉肉中刺,肯定也会吃得好睡的香。你若有胆量,自管引爆便是。”

匡凌风心中并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坦然自若。千年灵药到底有多重要,他自己心里清楚,璃阳宫要是得到许多千年灵药,别说是名列天榜,就是顶替隐龙殿当天榜第一都不是问题!到时候诛灭一个小小的清心阁,自是不在话下。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表现得越是在意,也就越被动。所以他在赌,赌李别羽不会让郁青婵陪他去死!

匡凌风对于李别羽的性格也是有些了解,对于这种重情重义之辈,匡凌风自认为最是容易掌控。他们万事总是把大义摆在最前,对自己看中的东西,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保护好。匡凌风就是在赌李别羽可以为郁青婵去死,也同样可以为郁青婵去面对被擒拿的命运。在青石谷,李别羽就已经可以为郁青婵进入那神秘空间,这个时候一定同样可以为她赴汤蹈火。

果然,李别羽在匡凌风的注视下笑了,笑容里满是苦涩的味道:“我发现,当个好人真不容易。被你们这种坏人吃得死死的。我不玩了行不,你现在放郁青婵走,我跟你上璃阳宫。”

“真的?”匡凌风问道。

“当然。”李别羽回答得很干脆。

“好。成交。”匡凌风手指一动,禁锢李别羽的大力裂出一道缝隙:“你把郁青婵抛出来,咱们就上璃阳宫。”

“上你祖宗!”就在缝隙刚刚出现,李别羽猛然一挣,就要趁势脱出匡凌风的控制,他哪里放心把郁青婵抛出去,那不是白白交给匡凌风了么?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没想到匡凌风哈哈大笑,那刚刚出现的裂缝竟然瞬间弥合,李别羽挣动了几下,再次被困在了里面。

搓着下巴,匡凌风望着李别羽冷笑:“你还真是属猴子的,让我一点都不省心,我看最好的办法,大概也就是把你打个半死,然后再把你拖去璃阳宫。”

李别羽努力挣动,可是全都白费功夫,无奈之下,只能冲匡凌风吼道:“你最好弄得我全身都不能动弹,否则只要一根手指头能动,我就让能把你打得哭爹叫娘。”

匡凌风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李别羽,摇头道:“你现在都不能拿我如何,一根手指就能打赢我,你神志不清了么?”

“你爹我神智清楚的很,你才是个疯子!”李别羽啐道。

“哼,那我就让你看看,咱们谁哭爹叫娘!”被李别羽一再辱骂,匡凌风也是渐渐心头火起,手掌向外猛地一张,李别羽顿时就觉得那禁锢自己的大力再次加强,一波波地向中心挤压,似乎像要把他捏碎揉扁,压成一个肉.团一般。李别羽皱眉,努力运起真元抵抗,他更是把绝大部分真元都用去保护郁青婵,自己身上只留下了三成真元。

“噗!”李别羽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出,内脏都被大力挤压得受了伤。可是他犹自骂骂咧咧,李别羽当初和李青鹤在玉川城结交了不少三教九流的朋友,其中市井流氓小混混也不在少数,这骂街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几乎把匡凌风从祖宗十八代,一路骂道曾曾曾孙子辈去了,用词刁钻泼辣,让匡凌风气得几乎和他一起吐血。

“我叫你胡说八道,哼,我要你张不开嘴!看你还怎么骂!”匡凌风双眉一竖,手上猛地加力。

“啊!啊!啊!”李别羽忍不住发出惨叫,连绵不绝的骂词终于一顿,庞大而澎湃的大力让李别羽浑身的骨骼咯咯作响,终于发出咔嚓咔嚓几声,竟然有数处骨骼被大力生生压断!李别羽一连吐了七口血,脸色苍白如纸,正剩下粗重的喘息,哪里还有余力在继续叫骂。

可匡凌风被他骂得心头怒火正旺,犹自不肯停手,狞笑着道:“我就给你留下一根手指,看看你到时候,怎么叫我哭爹叫娘!”说着,更是不停催动自己的真元。

刺耳的骨骼断裂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起先李别羽还惨叫几声,再到后来李别羽连惨叫也发不出来,正剩下喉咙里犹如濒死野兽一般的声音。匡凌风看着已经变成一团肉泥般的李别羽哈哈大笑,这才觉得心中舒畅了许多。他对真元的掌控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如此大力,居然还能让李别羽只是重伤而不死。

重伤的李别羽从空中坠下,和郁青婵一起狠狠地摔在地上,他已经没有能力去掌握平衡,而匡凌风更不会好心地去托住他的身体。这一摔,李别羽险些昏死过去。可他已经发不出痛呼,只是低声呻吟着。

“小子,你别装死,我可是给你留了一根手指的,叫我看看你的能耐!”匡凌风张狂大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