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用我的心换你的命
作者:_为你舞魅_ 更新:2019-11-19

整个王府一片寂静。

礼堂只剩下几盏昏暗的火光,千辰准备把礼堂的门关了,却正好在浓浓夜色中闪过一抹黑影。

“谁?”他立刻警觉起来,仔细盯着被夜色笼罩的每一个角落。

“我,林煜棋。”一个身穿锦衣卫服饰的男子突然从夜色中走出来,慢慢地走进礼堂,千辰给他让了个位,然后四下看了一下礼堂周围,才关上了门,还上了门栓。

“今天是第三天了吧。”林煜棋看着坐在蒲团上的余生问道。

“嗯。”余生站了起来,看了林煜棋和千辰一眼,便走向白羽的棺材,搓了搓手,道:“来吧,把门主的棺材打开。”

今天是龟息丹失效的日子,也是白羽下葬的日子,他们必须在下葬之前把白羽救活,否则整个身子埋进土了,就算是活者也是要被闷死的了。

三个人合力把白羽的棺材打开之后,解除了白羽身上罩着的结界,余生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个药瓶子,然后放在白羽的鼻子下面,那香气钻进白羽的鼻子之后……

白羽没醒。

余生本来对这事儿挺有把握的,但是这会儿,他慌了,再次用药瓶试了一下,还是没有效果。

“怎么回事?”千辰突然皱着眉头,望向余生。

“我也不知道……不会是……龟息丹出问题了吧……”余生皱着眉头,这龟息丹的确是他亲自调配的,试过那么多次,怎么可能出问题呢……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白羽根本就不想要醒来。若是三天前,白羽吃的不是他调配的龟息丹,而是别的毒药,那就麻烦了……

余生皱了皱眉,正要再次试一下,突然就被千辰揪起了领子,骂道:“你个娘娘腔,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个图谋不轨的,这次就是故意想要害门主的吧?”

“你说什么呢!”余生皱着眉头,握着千辰的手,“我怎么会害门主呢……”

“你还不承认!”千辰说着,抡起拳头就要打过去,结果被林煜棋抓住了手。

林煜棋说道:“千辰,你不要那么冲动,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再说。”

千辰这才放开了余生,但是还是很生气的样子,对余生警告道:“你快点给我把门主救活!否则你就算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换门主一条命!”

余生瞪了千辰一眼,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转过身却发现了异样。这个棺材的外部,虽然装饰得琳琅满目,而且结实,但是不难看出来,这个棺材绝对有人动过手脚。他摸了摸棺材最上方的一个角,问道:“这个棺材,是不是摔过,而且有人解封过。”

林煜棋点头道:“是啊,摔过一次……解封的话,好像也有。”

余生立刻跳了起来,马上跑到白羽的身边,说道:“这个棺材被人动过手脚!”他猛地伸下手,去抚摸白羽的脸颊,果然在白羽的下巴那里,摸到了一点粉末状的东西。

他把手伸出手,摊开,手掌心赫然出现了粉末状的东西,道:“就是这个,看来这是在门主服下龟息丹之后被下了药。”

服下龟息丹之后?

千辰猛地再次跳起来,抓住林煜棋的衣领,骂道:“原来是你!你个太后的走狗!”

“什么?太后走狗?”林煜棋冷笑,他都在白青身边多少年了,自从太后为了监督白青把他送到白青身边,他就和白青结为兄弟,既然白羽是白青的兄弟了,他怎么可能会去害白羽呢?

“等等……”还是余生比较睿智,“如果真是他……不可能会蠢到还过来送死的,你仔细想想,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碰过这棺材。”

林煜棋思索了一会儿,道:“有,我是在半路上截下这棺材的。那个时候刚好整个棺材都摔了,很多下人都掉进池塘里了,于震那个阉人刚好要开棺材。”

“刚好要开棺材?”

“是啊,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手正好在摸着棺材的盖子……”

“等等……也许你看到……不是他在开棺材,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做好了一切……准备在关了。你当时又在查一遍那个棺材吗?”

“有,我查过,棺材好好的,白羽也没事躺在那里。”

这个时候余生便把手伸下去查看白羽的身体,有几个地方有皮外伤,而且有一些细碎的细软都倒像一边去了,白羽下半【禁】身的衣服是褶皱的,好像有人故意把他整理好却又没有弄好。

“看来没错了,在你赶到之前,白羽就被人做了手脚。”

“那怎么办?”

余生闻了闻他手上的药粉,说道:“这种药粉不过是普通的毒药,只是他中毒中了三天了,没有及时补救,现在……我尽量试试吧。”

千辰恶狠狠地瞪了林煜棋一眼,对着余生说道:“我告诉你,要是门主出了什么事儿,我绝不轻饶!”

余生冷笑道:“你个没大脑的!现在门主出了事儿,你除了无来由地怪罪别人你还会干什么?!”

“你个娘娘腔你说什么!”千辰说着,就冲了上去。

这个时候,原本被锁上的礼堂大门突然砰地一下破开了,整个大门被毁得七零八落,到处都是破碎的木屑,夜晚的寒风这个时候就从大门口那个漏洞钻进来,冰冷得刺骨。

这一下子,关在礼堂里的三个人,猛地就被惊醒了一般。

能有这么大破坏力的,也就只有……

苏魅儿一个人了。

只见一个身材及其火辣的女子,被薄薄的布料包裹着,衬出她身材和气质。她一身红衣,在夜色中格外显眼,还有那烈火红唇,无不在张扬她的狂傲。

月光洒下来到凄冷很是骇人,可怕的是,她的周围却是散发着一种高贵的寒气。

“战王妃……”林煜棋呆呆地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女人,一股危险的气息油然而生,平常这个时候,他一定会立刻进入戒备,可是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也只剩下惊愕。

苏魅儿慢慢地走进来,一步一步,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踏进礼堂,扫了礼堂里三个人一眼,冷笑道:“怎么?吵架了?白羽都死了,你们还这么不安生。”

苏魅儿笑的时候,红色的唇瓣勾了起来,整个人显得异常妖异,特别是在这个深更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夺人眼球的女子,着实令人移不开眼。

苏魅儿平时就穿的露骨,如今穿的也更是xing【禁】感,让人欲罢不能。

她说话的声音很冷,但是却没有人觉得刺耳,就算是多么刻薄的话也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她的声音本来就纤细,只是有时候让人觉得语气有些霸气罢了。

“怎么?如今白羽不在了,你个锦衣卫也可以随随便便进来了?。”苏魅儿冷哼,抬眼看着这三个人,眸子里满是尖锐,如果眼神能杀人,这三个人恐怕已经被凌迟了好几百遍了。

林煜棋本来想解释什么,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白羽都死了,你们就不能让他好好过吗?等一会儿都要下葬了,你们还要开他的棺材,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就算缅怀,也不需要这样吧?!”苏魅儿还是那样冰冷的语气,若不是半夜睡不着,思念着白羽,所以过来看看,指不定这三个人打起来会把礼堂弄成什么样呢……

“战王妃,我们在救王爷。”林煜棋无奈地皱眉,只好说出了原因。

“救?你以为你们是谁?”苏魅儿冷哼,看着余生,“其实我早就知道,这本来就是你们的计划了。说吧余生,是不是你出的馊主意。就算是皇宫的毒,你作为药王,居然也那么轻易地宣布白羽死了。”

余生耸了耸肩,无奈道:“本来是我出的。不过现在,有点儿麻烦。”

“怎么了?”

“从皇宫到战王府的途中,白羽被人下药了。本来我以为这事儿没有问题的,偏偏中间出了岔子。现在已经过了三天了,这白羽体内的毒,若是要解,怕是有点难……”

“但是还是可以解的,对吧?”

“西域是不是有一个魔女传说。”

苏魅儿皱了皱眉,道:“是,那又如何?”

“那这件事就要拜托您了。”余生恭恭敬敬地对苏魅儿鞠了个躬,道:“战王妃,您在西域有天蚕教,找到这个人绝对不难,只要取下这个人的心,做成解药,就可以救活白羽了。”

这也是一个很古老的法子,只是听人所说,他也没有试过。现在情况迫在眉睫,这毒药本来就是入口即化的,现在过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恐怕要重新研制解药已经来不及了。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天蚕教求助了。

天蚕教在西域,人脉那么广,而且那又是天蚕教的祖先,苏魅儿一定会有办法的。

只见苏魅儿静坐了一会儿,只是摆了摆手,吩咐他们把棺材盖给白羽盖上之后,就让他们退下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魅儿才慢慢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踉跄地走向白羽的棺材。

白羽……如果真的要我的心换你的命,我愿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