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未完的结局
作者:贱商 更新:2019-11-19

明月摇摇头,微微垂下眼眸,过长的睫毛遮不住眼底的水光,晃动间那认真的模样令顾城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这小老婆确实单纯,如此荒谬的提议居然认为他会同意。

“好,我答应你。”

明月吃惊的睁大眼,长睫轻颤,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

“可是有条件。”眼见女孩因为失落而垮下的小脸,他勾着唇道:“你可以搬出去,可必须住进我安排的房子。”

只能搬出去,让她怎样都行!

明月小脸亮,频频点头,在男人破含深意的目光下,隔天便带着女儿搬进了顾城位于市区的公寓。

然而她短暂的自由并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在搬进来的当天夜里,她的丈夫拿着备用钥匙——摸上了她的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抱着被子,忍着火气问道。

顾城从容不迫的把人捞回来,张开嘴口咬上她的脖子:

“我回自己家,睡自己老婆,有哪里不对?”他答得无赖,正好这间公寓离公司近,往后他再也不需要在大半夜驱车回去。

健硕的身躯瞬间欺上来,明月是连句反抗也说不出了,只余下已逐渐被吞噬的“唔唔”声。

这年夏明月二十二岁。

第次向奴隶主发动解`放`战争。

结果:失败。

至于这次的事件,明月也不能算是没有收获的,至少顾城明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为她推去了不少工作,晚上的应酬能不去就不去,再不行便将文件打包回家,每天准时准点下班,改往日的放荡,按照他那群狐朋狗友的说法就是:顾城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居然从良了!

黑色宾利出了小区大门路往公路上行驶,过了约莫五十米,他们进入条林荫小道。

夏季的晨光微暖,橙黄色的光晕透过斑斑驳驳的树影洒入车厢,明月恍惚阵,徒的将窗户开出条缝隙,嗅着淡淡的花香舒服的叹了口气。

她有些昏沉的揉揉眼皮,毕竟大早被顾城挖起来的感觉不好。

而对于他这段时间的转变,明月并未多想,只不过当两人见面的次数多了,心里不免纳闷,顾城平时不是很忙的吗?最近怎么老往家里跑。

然而她不懂归不懂,却不会去问,正如他所说,那是他的房子,他高兴回来就回来,她管得着吗?

车内的两人没有交谈,周围静悄悄的除了玻璃窗外的风声便仅余下夫妻两的呼吸声。

明月闭目假寐了阵,掀了掀眼皮决定打破沉默:

“你要带我去哪?”

顾城挑起眉,露出丝讥讽的笑。

小丫头终于舍得搭理他了?

反向盘转,他径自朝机场的方向行驶。

“带你去卖。”

明月脸色僵,鼓着腮帮子,不发语的缩回去,她算明白了,最近顾城真的很闲。

顾城斜眼打量她生气的模样,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泛出水光,白皙的小脸蛋气鼓鼓的透出层嫩粉,从未经过任何化学药品污染的黑发有点自然卷的披散在肩头,远远看过去,他老婆就像是个娇小精致的洋娃娃。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可是这娃娃虽美脾气却不小,到了机场她便死活不肯进去。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烦,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顾城托着她的屁股抱小孩儿似的把人揪起来。

“顾城你别闹!”明月急了,两条小短腿在空中踢蹬,膝盖骨毫不客气的撞上自家老公的胸膛。

顾城吃痛的低咒了声,巴掌报复性的抽上她的小臀,“啪”的声脆响,小家伙终于老实了。

“乖,老公带你去度假。”顾城决定不再逗她,径自往里走,人高马大的抱着明月,就像是身上挂着只大型娃娃。

明月小脸白,五根手指头恼火的往他脑门上按,使劲揪出几根黑发:

“什么度假?去哪度假?我不要去,我走了倾宁怎么办,顾城,放我下来,顾城!”

顾城被她抓得头皮生疼,皱了皱眉恫吓道:

“闭嘴,那小鬼有专人看着,出不了乱子。”

明月还是不放心,挣扎不休的只差没喊“救命”,到最后顾城火了,忍无可忍的把人扒下来,于大庭广众下堵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将人吻得七晕八素,直到她晕乎乎的快要窒息的时候,被他又哄又骗的上了飞机。

路上明月对顾城的态度不好,声不吭的尽顾着给他摆脸色,等到两人抵达目的地,又叫嚷着要回去。

“你回吧。”这次顾城不阻止,他高高在上的倪着她,嗤笑两声带着钱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月没辙了,她身无分文,证件又都在那混蛋手里,本以为顾城只是带她出去吃东西,她连鞋子也没换,套着双室内拖鞋就跑了出来……

如今置身于人海当中,瞅着周边陌生的环境,还有正在前头大步流星的行走,连正眼也没瞧她的顾城,明月眼眶热,吸吸鼻子只能小跑着跟了上去。

顾城先是带她在当地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而后牵着满脸不情愿的小家伙找到家酒店入住。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位于泰国南部的普吉岛。

正好是旅游的旺季,街上人流不少,顾城生怕这迷迷糊糊的小丫头走失,几乎是将人半搂着往人少的地方走。

自从两人领证以后,顾家曾经在国内举办过场婚礼,至于蜜月,明月推说女儿还小不肯跟他去,恰好那时候他也抽不出时间,所以这拖便过了两年。

办好手续他们在酒店里遇上了裴君,世界就是这么小,当顾城看到在房间门前交谈的男女时,面色冷,扯着明月快步走进电梯。

晦气,真晦气——

“顾总!”还是裴君的女伴早步认出顾城。

“赵小姐。”顾城笑着与对方握手:“这么巧。”

明月礼貌的朝对方点点头。

那是个很高很瘦的女人,头大波浪卷披在身后,架在鼻梁上的镜片遮不去她犀利的目光,可转而在与裴君交流的时候,眸色又缠绵了起来。

原来裴君喜欢这种女人。

这边厢,明月还没瞧清楚,只是匆匆跟两人打了声招呼便被顾城拽走。

他似乎不太喜欢裴君的女朋友。

在这个世界上,居然存在着个能让顾城避之唯恐不及的女人……这不免引起了明月的好奇心。

而到了晚上她忍不住问起时,男人只是揉揉她的发顶,意味深长的道:

“明月,你以后看到她离远点……那个女人,也只有裴君消受得起。”在脸嫌弃的说完后,他翻身把小白兔压在身下,三两下扒光,瞅着明月水汪汪,傻乎乎的大眼睛他满足的“啧啧”两声:“女人,果然还是笨点好。”

至少当他在外头累得精疲力尽时,回到家面对的不会是另场没完没了的战争。

他们住的房间正好面朝着大海,迎着碧如翡翠的海水和洁白无瑕的沙滩,明月到底是年轻,只要有得玩,被骗来的怨气不到晚上的时间便扫而光。

隔天再见她,人已经高高兴兴的穿上泳衣,缠着顾城要上沙滩上玩。

起初顾城对这事还没什么意见,可当他瞧到明月换了泳衣,露出光`溜`溜的胳膊大腿`深`乳`沟的时候,眸色沉,险些大发雷霆。

可都是出来玩的,好不容易她想玩,肯玩……顾城掐了自己把,拼命抑制下心中的不快,他不能扫兴……

明月这个漂亮的中国娃娃,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是无可挑剔,加上生完孩子以后身材比以往更丰盈,那胸大腰细屁股圆的小身段,越往人群中走,便有越多的男人将目光沾在她身上。

顾城搂着她,脸色是逐渐变得铁青,仔细瞧甚至能看到他脑袋上笼罩的那片绿云……

“我要游泳……顾城你干什么!”冷不妨被扯进片小树林里,明月不太高兴的叫嚷。

“干什么?小小年纪尽会勾`引男人!”顾城盯着她的胸不放,说话的时候不忘动手色`情的揉了把。

“你……你不讲理!”

顾城把人抵在树上,掏出已经硬成根棍棒的兄弟,扯开明月的泳裤便想顺势挤进去:

“别动,谁不讲理?你再呆下去估计得让那群狼崽子活剥了!”

“如果他们是狼崽子,你就是野狼头子!”明月不服气的反驳,他才是最色的,人家顶多瞧瞧,他连摸带做!

顾城被她赌气的模样逗笑,还真的学着狼嚎叫了两声:

“你说得对,野狼头子要吃肉,快把屁股撅起来。”说着淫`邪的在两瓣白花花的屁股上狠狠措了把油。

不,不要脸!

明月脸色涨得通红,翻翻白眼还没来得急骂人,身后便传出声娇`滴滴的媚`吟。

两人同时僵,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而后顾城很不识相的捏捏她的脸,笑道:

“你叫的?”

明月的回答是往他胸口捶了拳。

小小的肉包子往狼嘴里砸,砸不碎狼牙反倒进了对方的胃。

周围此起彼伏的呻`吟`声萦绕耳边,而从数量上看,应该不止人。

顾城拽过她的小手放进嘴里啃:

“走吧,咱们换个地方。”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

听着前后左右的浪`叫,明月是又羞又恼的,收回手用力的踹了他脚:

“下流!”话落头也不回的跑了。

顾城不察,小腿被踢了个正着,正要呼疼的时候身后的吟`哦戈然而止……

树影摇曳——

意识到他这个“后来者”扰了对方的“雅兴”,顾城将心比心之后顿觉良心过意不去,赶紧充满歉意的丢下句:

“你们继续……”随后追上老婆的步伐。

夜里,海风习习——

推开窗户,明月穿着小背心趴在阳台边乘凉,普吉岛是个热带岛屿,白日的气温要比南城炎热许多,而顾城又是个怕热的主,这天走下来叫苦连天,明月已经数不清他洗了几次澡。

等到晚上,两人用过餐后他便呆在酒店不肯出去。

明月想看人妖,想去酒吧,眼馋的看着街上人流,缠着他许久。

顾城不允。

说她可以自己去嘛,这男人又霸道的摇头,最后小丫头只能可怜兮兮的窝在阳台对着大海发呆。

浴室里回荡着“哗哗”的水声,顾城刚进去,应该没那么快出来。

女孩双漆黑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圈。

想了想,她轻手轻脚的爬下阳台,捡着自己的外套不安的又瞧了浴室大门眼,最终抵不过好玩的年纪,悄悄溜出房间。

虽然已近九点,但吹着海风的街上仍然十分热闹,明月出了酒店没敢走太远,只在附近逛逛。

川流不息的游客从身边擦过,以欧美人居多,而在道路两旁开了不少酒吧,从门口往里瞧,居然都坐满了人。

强劲的音乐从远处传来,就在离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正有几个穿着暴`露的漂亮女孩站在个不大的台子上跟着节奏摇摆。

明月好奇的混进人群中围观。

看到几人腿上扎着的橡皮筋,她忍不住拧了拧眉,等到有人冲上前往里塞钞票的时候,这才舒展开。

直到后来她才由旁人口中得知这几个美女就是泰国人妖,她们在跳舞的时候因为穿着少,根本没地方放钱,所以只能在腿上套些橡皮筋,这样既不影响舞姿也可以向客人炫耀,谁夹的钱越多就代表着实力越强。

常年被闷在家里的明月这次出来,同等于在她面前打开了扇新世界的大门,她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到处走动,居然连手机铃声响了也没听到。

又逛了会儿,她摸摸脖子只觉得口干舌燥,可出来的时候没带钱,只能按原路折返,而在这个时候,个身材肥胖的本地人朝她走来。

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很快挡住她的去路,嘴里念念有词的朝着她的方向伸手。

明月听不懂泰语,也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心有余悸的后退两步,用英文告诉他自己听不懂。

对方愣了愣,而后操着口算不上标准的英语试图与她沟通。

明月听着有些吃力,可依然从中听清了几个字眼。

他在问她价钱。

她脸色大变,摇头呵斥道:

“我不是妓`女!”

高胖的男人像是没听懂,又逼近几步。

“走开!我不是……啊!”

明月的解释他像是没听懂,把扣着她的手腕往人少的地方走。

明月这下是彻底的慌了,低低的尖叫出声,幸而周围人多,那陌生大汉也不敢乱来,停下脚步与她不停“解释”,手却依然没有松开。

明月听不懂他的话,自己说着英文,他却像是装作不懂,半强迫性将她往角落里带。

“明月,你个人?”这时候裴君慢悠悠的出现,他态度从容,根根的掰开扣在她腕上的手指,操着口流利的泰语,不知道说着什么将那人劝走。

“裴君,你怎么会在这……”

回过身,他带着她往酒店的方向走。

这还是明月头次看到穿着休闲服的裴君,脚踩大拖鞋,姿态散漫,对比平日严肃谨慎的专业形象,他这幅模样要平易近人很多。

“顾城呢?他怎么不陪着你?”

明月垂眸瞧着地上的小石子,听他这么提醒,这才留意到手机上的数通未接电话。

心瞬间提上了嗓子眼,想着顾城暴怒的模样,明月心下大慌。

不安的左顾右盼阵,她讨好的对裴君说道:

“我是个人出来的……刚才的事你别跟顾城说好不好?”偷偷出门已经是死罪,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惹出的乱子,她这两天是别想出门了。

裴君挑着眉默默打量她许久,最终笑着答应下来,在细心的注意到女孩吞咽的动作时,他提议:

“走吧,我请你喝点东西。”

明月犹豫了会,毕竟她跟裴君不算很熟,可当顾城那张铁青的脸浮上脑海时,她心里的犹豫瞬间烟消云散。

他们找了家较为安静的酒吧,裴君先是跟酒保要了杯威士忌,而后又给明月点了杯矿泉水。

加了冰块的清水从喉咙滑进胃里,冰冰凉凉的感觉令她舒服的吁出口气。

“许久不见,明月你变漂亮了。”裴君凝着女孩的精致的五官,不由的与记忆中的夏明月重叠,短短数年的时间,她已经由当年那朵羞涩的花苞绽放得越发成熟美丽。

明月脸色微微红,有些不习惯被人当面称赞。

轻轻道了声谢后,不禁感触良多。

距离上次两人见面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年,这两年里她全被关在屋子里,想出门还得跟顾城申请。

另方面,她其实并不喜欢顾城那几个兄弟,所以见面的次数便少了。

悦耳的铃声又次如催命符般响起。

明月心头震,拿起手机瞧了半天。

“顾城的电话?”裴君笑着调侃道,“你再不接,那小子估计得发疯了。”

明月额上汗水直冒,不是她不想接……是不敢啊……

“顾城……”电话接起后,明月唤了声立即将手机拿远。

果不其然,两秒之后从电话的彼端传出声怒吼:

“夏明月,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裴君的笑声,明月窘得只差没找快地钻进去。

“对不起……”

“你在哪?周围怎么这么吵?!”

“我在酒吧里。”明月很老实的问什么答什么。

“酒吧?!”电话里的声音蓦然拔高:“你个人上酒吧?!”

“不,我跟裴君起。”

那头安静了数秒:

“让他接电话。”

裴君笑着接过,淡定的回道:

“放心吧,有我在你的宝贝女儿丢不了,嗯……你不必过来了,在大厅等着吧,我们马上回去。”

将手机还给明月后,裴君态度慵懒的往后沙发椅上靠,丝毫没有要“马上回去”的意思。

明月心里着急,却不好问,只能僵直着背脊规规矩矩的坐在原地。

“裴君?”

“嗯。”裴君不紧不慢的抿了口酒。

顾城的朋友其实不多,来来去去也就那几个。

想了想,她支支吾吾半天,终于问出口:

“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两年里,她也曾经问过顾城,可那男人光顾着逗自己玩,满嘴跑火车说的没句是真的。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被顾城当成了傻瓜,明明大家都知道的事,他却非得将她个人瞒在鼓里。

裴君有片刻的怔忡,回过神后有些诧异的回道:

“顾城没有告诉你?”

她眸色黯淡,轻轻的摇摇头道:

“那时候他伤得很重吗?”

裴君轻咳了声,黑眸深处划过丝叫人捉摸不透的亮意:

“不重。”

顾城的伤确实没有严重到需要全脸整容的地步。

听着裴君的回答,明月像是喉咙突然被堵上了,睁圆眼:

“可是他……”

如果伤得不重,他为什么要整成沈壑的模样。

张了张嘴,她想问,可随即又像忽然想到了答案,心脏瞬间被揪紧。

“你为什么不自己问他?”裴君搁下酒杯,眼里透着丝笑意。

“……”她沉默许久,突然开口道:“他有没有说过……为什么要这么做?”

裴君步伐未停,径自走在前头:

“有。”

“是什么?”

裴君脚步顿,回过身表情很温和:

“明月,你应该懂的,毕竟他已经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过了。”

“……”

假如顾城想得到的只有顾氏,那么他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举。

“可是……”

裴君凝着她数秒,无奈的摇摇头,突然对顾城的未来感到堪忧:

“当个男人心甘情愿的娶你时,你觉得这代表着什么?”

“……”

回到酒店大门,大老远的明月已经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明明最怕热的顾城,却可以为了她离开舒适的空调房,赤着膀子在楼下喂蚊子,等就是半小时。

路被扯进电梯,带回房间,刚进门顾城便拧着张脸压过来:

“夏……”

不等他把话说完,明月猛的扑上去,堵住他的唇。

顾城面部表情有片刻的僵硬,被女孩撞得后退两步,等他回过神,小丫头已经学着他平时的模样,将香香软软的小舌头探了进来。

平日直掌控主动权的顾城这回居然没了反应,就这么任由她在身上撒野。

“顾……顾城。”香软滑腻的小舌头在吻结束以后收回,搂着他的脖子明月微微喘息,霎时间两人都没再言语。

片刻后,顾城托着她的屁股把人抱起,目光在瞬间变得犀利无比:

“你别以为偶尔主动次这事就算了,我告诉你,咱今晚没完!”

明月咬咬唇,眸里似乎染上了层水雾,正明晃晃的瞧着他:

“顾……顾城……”

“嗯。”他语气不善的冷哼。

“顾城……”

“说。”

“你当年回来,是为了我吗?”她鼓起勇气,好不容易才问出口。

顾城目光微滞,瞧着小家伙忐忑不安,等待答案的模样,忍不住往她唇上轻啄:

“刚才裴君跟你说了什么?”

明月红着脸,没回话。

“多事。”顾城不满的皱起眉,脚踹开了浴室门。

“顾城,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眼见男人开始动手扒她的衣服,明月不满的回道。

“乖,老公用身体告诉你。”瞅着女孩喋喋不休的小嘴,他俯身堵上。

在迎上那双黑眸的同时,她脑海中不禁回荡起刚才与裴君的对话。

——顾城其实是个非常任性的孩子。

——对付小孩子,你觉得用什么方法最靠谱?

——哄吗?

他或许不是个轻易言爱的人,可她应该早发现,这个人前人后截然不同的男人,在她面前释放的却永远是最真实的面。

故事并没有真正完结,如这场婚姻,他们需要懂的远不止这些。

小剧场:

:从前有个**,他曾经很纯洁

说起陈铭,不得不提他那段被大伙笑话数年的“陈年往事”。

事发在个夏天。

下午没课,兄弟几人闲着没事围在阳台搓牌。

陈铭正是时运大好,连胜四局的时候,谁知在这时天空幽幽的飘来件大号的蕾·丝胸·罩。

不疾不徐,不缓不慢的从天而降,并精准的扣上了他的脑门。

霎时间,“噼啪噼啪”的麻将声戛然而止——

数秒之后,敲门声响起。

刘彪捂着嘴去开门,谁知门开,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卧槽,哪来的美女。

小美女对他微微笑,目光却落在陈铭身上:对不起,那是我的。

“噗通噗通”直至今日,他依然记得自己当日的心跳声。

那是他的初恋——初次暗恋。

可惜当年的陈铭是多么的青涩,多么的纯洁,美女当前想的不是马上扑倒,而是效仿古人,写起了叠又叠酸溜溜的小情诗。

事实证明,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数月以后,当他写满第九百九十九封情诗时,小美女宣布她有男朋友了。

对象是替他送信的那个邮差。

二:大老粗也有春天

顾城家的女儿倾宁真是完全继承了她娘的美貌。

小小年纪,已经是个公认的美人胚子。

刘彪瞧着那娇滴滴的小美女,真是越看越欢心,索性跟顾城提议:如果我有个儿子,咱两就当亲家吧。

顾城有点嫌弃刘彪那虎背熊腰的外表,这熊样能生出个人来吗?

可是他面上不动声色,知道他没儿子,大方的答应下来。

这时陈铭却嘿嘿笑,当起了预言帝:顾城,说不定刘彪在外头撒种成功了呢,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啊。

顾城不置可否的冷哼。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又或者是陈铭那张臭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在数月后当刘彪打开门,瞧着个水灵灵的小男孩站在台阶上对他喊“爸爸”时,他已然在风中石化。

三:当熊老大遇上熊孩子

明月在怀第二胎的时候正好赶上大过年。

两人住的虽然是高级公寓,可总有那么几个熊孩子喜欢在小区内放鞭炮,而且专门往人脚下扔,看着好欺负的甚至扔人身上。

好几次明月下楼散步被脚边的鞭炮惊吓,说了对方几句,却没想到那熊娃变本加厉,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

奈何小区里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本着多事不如少事的心理,明包子也没敢跟老公讲。

本以为这事也就过去了。

谁知在个周末,顾城兴起要陪她下去走走,明月想着走就走吧,专门挑别的路,不希望跟熊娃撞上。

岂料事实就是这么巧,当根手指粗细的鞭炮在顾城脚边炸开时,男人的脸色瞬间黑了。

切,没扔中。

熊娃嘟囔的句话,让明月瞧清了顾城头顶上的火花。

他阴森森冷笑两声,搂着老婆离开。

安置在不远处以后,撸起袖子往回走。

明月不安的问:你去哪?

顾城笑得诡异:呆着别动。

之后只闻不远处传来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明月来不及看清情况,人已经被自己老公抱走。

再之后从旁人的口中明月得知当天有个可怜的孩子,不知道被谁高高的绑在树上,而离他脚丫子不远的地方,正摆着串被烧完的鞭炮。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此文就真的结束了,虽然很舍不得但还是得跟大家道别,非常感谢路追过来的姑娘,毕竟这文写的时间不短,曲曲折折大半年,而且题材也颇受争议,相信如果没你们我也坚持不到最后,鞠个躬,思前想后还是这种开放性的结局最适合,另外《亡妻》那个坑因为没时间的关系,大家回去把收藏给删了吧,短期内某商是没时间写了,很对不住大家,不过还是希望在未来的某日,当你们打开的榜单看到我的名字时,咳……就看在场相好的份上,赏个收藏呗~(不要脸的某人撸过)

另外关于这文的定制,貌似很多姑娘想要,可是修文需要时间,我也不能确定能不能开,所以大家就别等了,切随缘(╯3╰)谢谢你们,再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