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鸿门宴
作者:山间子木 更新:2019-11-19

  李凌霄在公司与模特大赛现场之间跑了几个来回之后总算是把所有的工作都安排妥当。已近傍晚十分,他总算抽出时间回到了家中,甩掉手中的皮包,迫不及待的来到儿子李一的小床前,俯身看着这个神奇的小生命。

  李一瞪着和李凌霄一样的眼睛,当然他的眼神更清澈。他清澈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每天都在偷看他的大“怪物”,这个非让自己喊他“爸爸”的大怪物。爸爸是什么?是大怪物的名字么?他不知道。他不喊,其实他想喊,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发音。他喊不出“爸爸”这两个字,眼前这个大怪物就迫不及待的抓着自己的小手在叫嚷“叫爸爸,叫爸爸,快叫爸爸!”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亲切,亲切的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想笑。以往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个美丽的“怪物”出现,揪着大“怪物”的耳朵说“他还这么小不会说话呢”,然后大“怪物”就会笑嘻嘻的躲开了,有的时候他还看得到大“怪物”把嘴放到美丽怪物的脸上咬一口,美丽的“怪物”就会大笑,他也会跟着笑,他也想咬美丽“怪物”一口,当然了,他比大怪物的待遇好,他天天都能咬到美丽的“怪物”,虽然不是她的脸,不过咬着她就会有很好的东西吸入口中流淌到肚子里,让自己可以不饿而且好像生长的很健康。奇怪,今天不是美丽的“怪物”把大“怪物”赶跑,而是一个脸上有褶子的“怪物”把那个自称是“爸爸”的“怪物”赶跑了,李一在笑,笑大怪物永远都没有自己受宠。

  李凌霄回到家中欣赏了一番他和周佩羽爱情的结晶,此时周佩羽还没有回来,想把儿子揉进肉里的李凌霄被母亲赶回了自己的房间中,因为每次他看到这个小生命都想蹂躏一番,当然了,这种蹂躏是爱、喜欢、疼爱的蹂躏。可是佩羽和母亲总是把他赶出来,说是怕他伤到孩子。他哪里舍得伤到这个小生命?只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个小生命发自心底无法言喻的爱。每当他很想表达又无法表达的时候,他就会拿周佩羽撒气,把周佩羽抱起来在地上转好几圈。而每当这个时候,周佩羽都会幸福的享受这一切,她感到幸福无限。

  李凌霄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休息了片刻,顿时恢复了精力,他跳起来,换了身稍稍随意一点的衣服向正在哄李一的母亲打好招呼步出家门。走到小区门口正见周佩羽回来,李凌霄突然想使一点坏,他转到一棵大树后,躲开周佩羽,没让她看到,见周佩羽错过他,他从周佩羽身后扑上去把周佩羽抱了个满怀。   “美妞!大爷劫个色!”说着手不老实的向上摸去。

  “混球!你干嘛?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注意点形象!早就看到你鬼鬼祟祟的了!”周佩羽打了两下李凌霄嗔道。

  “小妮子!我说你怎么一点都没紧张害怕呢,原来你早就注意到我这个大帅哥了。”

  “你只是个老男人,帅什么帅!把手拿开!”周佩羽甩开李凌霄的手笑着道。

  “你是我合法的老婆,我爱……”李凌霄把爱字音拖得很长很长。周佩羽斜着眼睛看着这个没正行的家伙微笑不语。

  “爱怎么抱就怎么抱!”李凌霄看到旁边一个女孩都被他逗笑了,收住尾音说道。   “那也得是没人的地方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去参加鸿门宴!”

  “鸿门宴?什么鸿门宴?美女的鸿门宴?想吃你啊?”周佩羽看李凌霄说的轻松,以为他又在胡闹,并没在意。

  “是张大千的鸿门宴。”接着李凌霄把接到赵之凌电话的情况和他的分析对周佩羽说了一遍,周佩羽听完倒是不再敢大意。

  “开赛之际找你吃饭自然是谈名次的问题,你要多加小心,张大千这种人能避开最好还是避开,虽然你是为了帮助关浩和公安机关破案,但也不能将自己的置于危险之中。”

  “放心吧,我没事的。”李凌霄拍拍周佩羽的肩头说道。

  “我当然相信你了,不过还是小心为好,还有我看得出之凌是对你动了真心,你可别伤害了人家。”

  “我也感觉到了,可是现在是关键时刻,戏还得演。这笔账将来的算在关浩头上。”

  “一定要让她明白,你对她只是爱惜,只是当她是妹妹。像她这样的女孩子一旦动了真情可是不容易收回的。演戏归演戏,一定不要再伤女人的心。”

  “我怎么会?男人不能太有魅力哦!嘿嘿嘿……哎?不对啊?什么叫再伤女人的心啊?”

  “哼,我是警告你,要是再弄出点桃色事件出来小心我阉了你!咯咯咯……”周佩羽嗔笑道,心中却道:徐静不是被你伤害了么?装什么大瓣蒜?我不和你计较罢了!说着嗔瞪了一眼李凌霄走进了小区。

  赵之凌有些焦虑的早早的等在了俱乐部门口,在等待李凌霄到来这段时间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变成了期待,越是约定的时间快要临近,这种期待就越让她煎熬。

  就在赵之凌不住的看着腕上的手表之时,一辆出租车缓缓的驶到俱乐部门口,从车上上下来的正是从不迟到的李凌霄。

  李凌霄下得车来,冲着女司机微微点点头,女司机将车又缓缓的开了出去。赵之凌自然是不知道,那个女司机就是上次送过她和陆茜的特警白香纯。

  李凌霄看到有些焦虑的赵之凌,微微一笑,站在原地看着她。赵之凌看到微笑不语的李凌霄心头一热,烦恼顿时抛到九霄云外,甜蜜的张开双臂扑了上来,搂着李凌霄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娇嗔道:“怎么才来啊?想死人家了!”

  “小色女,老实点,别这样,会让人疯掉的。”李凌霄笑着道,说着就要挣脱赵之凌。

  白向纯从车窗看到这一切,微笑着摇摇头,把车开到距离俱乐部不远处停下,并且目光凌厉的注视着俱乐部外的一切。

  “小?人家哪里小啦?别动,张大千在里面看着呢。”赵之凌借着亲李凌霄脸庞的机会小声说道。

  李凌霄心头一沉,心道:张大千疑心之重恐怕是他所见之最,他和赵之凌的戏已经演到如此地步,连自己有时候都在怀疑他和赵之凌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张大千却还是在怀疑和观察,这种人心机之重也算是一生难以得见。和这种人斗智斗勇真的是耗费心力。他用眼角余光扫视一番,倒是没见到张大千的身影,只见欧阳米儿扭着屁股走了出来。

  李凌霄装作不见,伸出大手摸了一把赵之凌性感的小屁股,呵呵呵的大声傻笑着道:“你想我什么了?啊?是不是想那个了?别急,有时间了好好…….哈哈哈……”说完这话他自己都觉得好淫荡,老脸红了红。

  赵之凌被李凌霄大手突然一抓,心跳加速,差点从胸腔跳了出来,同时一种舒畅从臀部传遍全身,接着听了李凌霄“淫荡”的话害羞至极,突然侧过脸看娇羞的看着李凌霄,两个人贴的很近,她见李凌霄的脸红了,话语有些淫荡,眼神却透露一份窘状,和刚才的话语的腔调及其不协调。她很奇怪,却也忍不住出扑的一声笑了出来。   赵之凌明眸一笑,李凌霄顿时放松了许多。

  “咯咯咯……看你们两个亲热的羡慕死人了!”赵之凌身后传来一阵娇笑。

  赵之凌听到声音知道是欧阳米儿,不好意思的转过身,也羞得满脸通红。更明白了李凌霄为什么突然如此“配合”的演戏,还这般淫荡。

  欧阳米儿看到赵之凌娇媚可爱的样子,心中羡慕,她看得出赵之凌是动了真情,深爱上了眼前这个让她也觉得心动的男人。至于李凌霄,虽然对赵之凌有些玩弄的感觉,但也对赵之凌是真的疼爱有加,没有半点逢场作戏的样子,与之张大千相比,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心中不禁对李凌霄的好感倍增,眼神也多出了一分敬重之意。

  欧阳米儿心中暗苦,只怪自己当时为了能够早日出名,轻易的跟了让她觉得有些恶心的张大千。张大千把她哄到床上后立刻就变了副嘴脸,不但没有兑现他的承诺,还经常把她当成礼物送给那些张大千认为有用的达官贵人。最让欧阳米儿无法忍受的是,张大千在床上变态至极,经常折磨得她痛苦至极。看到李凌霄温柔对待赵之凌,又看到赵之凌满眼幸福的样子,欧阳米儿既羡慕又嫉妒,不自觉再次多看了李凌霄几眼。

  赵之凌看到欧阳米儿的眼神闪烁不定,而且看得出她对李凌霄似乎也产生了兴趣,微笑着看着李凌霄,眼神中带着分戏谑般的挖苦,意思像是说:这还有个还算漂亮的残花对你产生了兴趣,你照收否?

  李凌霄不明白赵之凌的眼神什么意思,定定的看着她。赵之凌嘴角一撇,撇向欧阳米儿,李凌霄这才看明白欧阳米儿的眼神的含义。李凌霄看赵之凌的眼神是暧昧的,虽然暧昧是他装出来的,但是也真的带着分对赵之凌的喜爱。当然,这喜爱是哥哥喜欢妹妹的那种。但是他看向欧阳米儿的眼神却是没有任何内容,甚至有些冷冰冰的。

  欧阳米儿被李凌霄的眼神看得一震,低下头说道:“大千让我出来迎迎你们,他和一个朋友在包房中等你呢。”

  李凌霄感觉到自己的眼神过于冷漠了些,于是点头微微一笑道:“谢谢米儿。”话语温柔了些,欧阳米儿听得心头微暖,从心底散发出笑容挂在脸上,平添了些美丽,非常礼貌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并在前面带路。

  李凌霄牵起赵之凌细腻温柔的小手跟在欧阳米儿身后向里面走,心中却暗想:张大千在大赛即将开赛之际请我自然是为了陆茜、赵之凌、欧阳米儿名次的事情,如此关键时刻他应该亲自出来迎接才对,此刻却回去陪着那个朋友去了,那么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人?看来身份不一般,大有来头,今天的晚餐是鸿门宴看来不会是假。管他“红门”还是“黑门”呢!该吃吃,该喝喝,张大千这种人的东西虽然让人接着不爽,但是该祸害他的还是不能留情的。我吃死他个王八羔子,都说拿人家的东西手短,吃人家的东西嘴短,但对于张大千这种人我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对!吃他王八羔子的!

  李凌霄在心底痛快的用东北老家的话骂着,嘴角不自觉的带着坏笑,身旁的赵之凌看在眼里,差点笑出声来,她知道李凌霄定是想什么坏事呢。心头却更甜,李凌霄坏笑的样子却是另一种魅力,很迷人的。她也更加笃定,不管将来能不能成为李凌霄的女人,她的一生都会深爱着这个男人,而她的一生也会因为这个男人而改变。

  欧阳米儿带着李凌霄和赵之凌来到一处名为“伯爵”厅的包房,轻声敲了敲门,不待里面回答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门正对着的主宾位置坐着一位白白净净,身体微胖,带着金丝眼镜。斯文之中透着股让人难以捉摸之气,但是看向赵之凌的眼神却透漏着贪婪,与其斯文的面容还有那股难以琢磨之气形成鲜明的对比,滑稽至极。

  陪在一边的张大千看到李凌霄和赵之凌两人都进得房间,站起来客套道:“凌霄兄几天不见更有风度了,怪不得好多美女都喜欢你呢!连我这样的男人都喜欢你了,当然了,是惺惺相惜的那种,哈哈哈……我可不是断臂。”说着看向旁边的金丝眼镜男人道:“来!我隆重的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区政府刚刚上任的一区之长……”

  “哼,不用介绍了,我们已经见过了,还介绍什么?李老弟请随便坐,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不必客气。”金丝眼镜看了李凌霄一眼,鼻孔中发出一声轻哼不屑的说道,眼神却一直停留在赵之凌的身上。

  李凌霄看到这一切,心头微微一紧,偷眼看向身边的赵之凌,只见其眉头微蹙,显然对金丝眼镜厌恶至极。

  很显然,这个金丝眼镜对赵之凌的青春美色垂涎已久,大有一口把她吃掉之意。都说红颜薄命,看来不早日将张大千这伙人渣送到监狱里,赵之凌,甚至之后会有更多的美丽的女孩子落入这些人的魔掌。虽然张大千暂时放弃了祸害赵之凌的念头,但是只是暂时的,以后难免为了他的利益将赵之凌送到眼前这个魔头的口中。

  李凌霄很快就将眼前的金丝眼镜定义为魔头,因为从他的眼神中他看到的就是色魔字样。男人都是好色的,包括自己。但是色与色不同,有的人对女人是欣赏,而有的人是对女人贪婪和占有。金丝眼镜就是后者之中之最。

  赵之凌在没有见到李凌霄之前就差一点遭到了金丝眼镜的骚扰,好在张大千委婉的劝说金丝眼镜她是李凌霄的女人,现在不宜得罪。如此金丝眼镜才收敛了一点。金丝眼镜这段时间几乎是天天来俱乐部,找各种借口和她接近,只有陆茜出现的时候他才会恬不知耻的将重点转移,但是他却不敢对陆茜动手动脚,而对赵之凌,他却能得便宜就得,从不放弃任何占得一丝便宜的机会,这个人简直恶心至极。这也使她这段时间的情绪很低落,她有种不祥的念头从这些天这个男人出现之时一直萦绕在脑海里,只有想起心爱的男人,直到看到了心爱的人出现,她才忘掉了这一切,可是现在看到这个金丝眼镜,那种不祥和恶心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起点中文网